下拉阅读上一章


亚洲疯情Madonna系列

第一章(重口暴虐)1

  陈教官看着下面二十双期待的眼神,笑了笑:“从今天开始课程试验!实验内容都知道了,估计大家最关心的就是我们这次实验的实验品!大家不用猜了,现在有请我们的实验品进来。”

  大家一起朝着教室的门口看过去,走进来的果然是张助教,教室里面响起了一片口哨声和叫好声。

  张瑛打扮跟平时大不一样,一头长发没有盘起来,而是披在肩上。身上也没有穿军装外衣,而是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胸前鼓得满满的,有种呼之欲出的感觉。下身竟然穿了一条裙子。自从张瑛留校担任助教以来,就已经很少见她穿裙子了,一般都是正式的军长裤。

  和平时严肃的表情大不一样,张瑛脸上挂着一点点笑容,却早已经羞得满脸通红了。但还是尽可能装作大大方方地走到陈老师身边。

  “这次能请到张助教来给大家做实验,可真是不容易,”陈老师满意地看着张瑛说:“想让张助教做实验品的申请在校长办公桌上都堆成了一座小山,不过咱们的校长大人还是决定学生优先,咱们毕业班同学尤其优先。张助教曾经是我们学校的校花,又是上届最优秀的毕业生。说起来是你们的师姐,你们对她再熟悉没有了吧。我现在来做个调查,”陈老师得意地说:“你们当中曾经意淫过咱们张校花的同学请举手!”

  张瑛抬眼看了看教室,二十个同学竟然举起了四十只手,自己羞得脸更加红了。就连旁边的陈老师也举起了一只手。

  “看来张校花真是大家的集体意淫对象啊!那我们再看看有多少人幻想过虐待咱们的校花呢?”

  教室又整整齐齐地举起了二十双手。

  陈老师嘿嘿一乐,“那现在再来看看有多少人幻想过对咱们的校花进行严刑拷打的?”

  这次只有四五个同学举起了手。张瑛不自然地咬着嘴唇,双手背在后面轻轻地摇晃着身体。

  陈老师说:“看来大多数人还是很懂得怜香惜玉的嘛!不像是刑事侦讯班的学员哦!好了,既然调查了各位同学,我们再来调查一下张助教。”

  他转脸问张瑛说:“下面的这些同学你都认识吗?”

  张瑛微笑着点点头,“都认识的!”

  “你有没有想像过被大家集体淫虐呢?”陈老师问到。

  张瑛羞得没有办法了,用手揉了揉鼻子,又点了点头,“有!”

  “那你有没有想象过会被大家拷问呢?”

  张瑛红着脸,眼睛扫视着地面,不自然地笑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哦!你是什么时候想象过被大家拷打呢?是留校当了助教以后吗?”

  “也不是,”张瑛声音似乎变小了一点,“还在特种间谍女班学习的时候就想过,因为我们的课程里面有讲到被敌人俘虏以后可能遭受到严厉的刑讯。而我们学校又有刑事侦讯班,所以就很想知道他们学习的拷问女囚犯的方法和我们学的可能遭受的折磨是不是一样。那时候就像想过要是我被刑事侦讯班的同学们拷打,会是怎么的情况。”

  “你觉得你会不会屈服,被问出口供呢?”陈老师替同学们问道。

  “当然不会了,那时候我非常希望做一个最优秀的间谍!即使被抓住了,也要能承受任何酷刑。”

  “后来你还幻想过这样的场景吗?”

  “有啊!”张瑛腼腆地说道:“准备留校当助教的时候就直接面临这样的想像。因为我知道留校做助教就肯定会成为刑事侦讯班的实验品。那时候是挺害怕的,想得也很多。我还悄悄看过你们刑讯拷打的实验教程。认真想过侦讯班这些曾在在一个校园里面生活,在一个食堂吃饭的同学会怎么拷问我!”

  “那你怎么想像的?”陈老师毫不留情地追问。

  “哦……”张瑛不好意思极了,笼统地说:“就和教材里介绍的那样,对女俘虏各种特有的羞辱和虐待方式啊!”

  “嗯,看来你是早有准备。”陈老师点头有继续说:“那今天就要真的把你拿给同学们做实验了?想对大家说点什么?”

  满脸通红的张瑛面对同学,微微掬了一个躬:“希望大家玩好!”

  教室里面又响起了一片口哨声。

  陈老师笑吟吟地问:“你为什么要用”玩好“这个词呢?”

  “啊!……嗯……据我理解……你们这个实验并不是真正的拷问实验,用不着问口供,也用不到太多的拷问技巧。主要目的是让大家体会一下虐待和折磨女性的真实感觉。同学们应该不会有太大压力,主要是体验一下专门针对女性的性刑。所以感觉你们主要是玩。”

  “嗯……是这样的,理解得不错。”陈老师说:“你是怎么准备的呢?”

  “对我来说,压力也不是太大,因为不用严守口供,所以只要忍受大家的折磨就行了。我会尽量配合大家的,而且要努力保持清醒状态。另外这次主要是供大家玩乐,我扮演的也不是女囚,所以如果有同学需要我口交的话,我也会尽量满足。”

  下面教室早乱了起来,好多同学发出了嗷嗷的叫声,倒好想是到郊外遇见了狼群。

  陈老师不满地挥挥手,让同学们停止骚动,“同学们看到了,我们的张助教是有备而来,大家也不要紧张,这次的确要保持玩乐的心态,但是也不能怜香惜玉,张助教再怎么漂亮,现在也只是我们的实验品而已。大家要放开手脚,按自己喜欢的方式虐待她,唯一要提醒大家的是尽量不要虐待张助教头部,因为大家在享受口交的时候,都希望看见一个漂漂亮亮的脸蛋不是。至于张助教的身体嘛……张助教你是不是给大家再说说。”

  “我来说啊?”张助教皱皱眉。

  “是啊,你是助理教师嘛,而且也早就了解过我们的教程的!”

  “嗯……好吧!”张瑛集中了一下自己的注意力,“我按我自己的理解说一下,要是说得不对,请陈老师立即指正。这次对我的实验,主要是让大家提高对刑讯工作的兴趣。要求呢:一是要所有的同学都参与进来,二是要把我全身都虐待遍。还有就是,就是……我是个女孩,你们又都是男生,所以重点肯定还是虐待我的性器官。也就是乳……房,还有阴部。嗯……女性……的乳房承受力。”

  张瑛停顿了一下,努力调整自己的情绪,把胸挺了挺,“女性乳房的承受力是比较强的,再加上我们的校医院有非常好的康复手段,大家可以使用非常残忍的……摧残级别手段。嗯……还有今天早上陈老师告诉我一个对你们来说非常好的消息,就是这次对我的乳房的折磨是……”

  张瑛看了陈老师一眼,“是没有限制的。”

  陈老师说:“对,这也是我们校长大人特别优待我们这个班的同学特批的!首先是我们这个班成绩非常优秀,校长有意奖励你们;其次张瑛虽然曾经是你们的学姐,可以你们一直没有太多的机会接触她,所以要特地给你们这么一个机会;另外呢,张助教的忍耐能力特别地强,早上我也征求了她的意见,张助教也非常愿意给你们提供这么一个极端摧残她的乳房的机会,而且保证在这个过程中保持清醒。是吗?张助教!”

  张瑛羞怯而又认真地点点头,“我会尽量努力的!不过我也不能保证在实验过程中保持百分之百的清醒,因为面对这么多同学的摧残我也是头一回!”

  陈老师说,“那就是了,所以大家也要注意,张助教乳房非常的漂亮,不过她不是豪乳型的教具,为了保证你们二十个同学都有机会虐待她的乳房,我建议你们不要一开始就对她的乳房采用非常手段,等到每个人都玩过以后,再使用那些残酷的摧残方式。张助教,是不是这样?”

  张瑛羞羞地说:“是,不过……”

  “不过什么?”陈老师问。

  “不过希望同学们不要理解成对你们有任何限制,既然学校同意了你们对我的乳房无限制地摧残,我也是希望你们能放开了玩,只是希望每个人都有机会实践,别轮到后面的同学上手的时候没有什么玩的了!另外女性的下体承受能力比较弱,所以……所以希望你们不要太疯狂,不能伤害太深,伤及其他器官。不过对于外阴,还有那几个地方的虐待也没有太多限制……”

  “哪几个地方?”陈老师还是不屈不挠地追问。

  “嗯……就是阴道,尿道和肛门。”张瑛小声地说:“我也没有太多的说的了。”

  陈老师正准备说话,张瑛想了一想又补充说道:“你们虐待我,玩弄我的身体,摧残我的性器官,对我来说是非常非常疼的,我到时候会哭得很厉害,喊叫的很大声,会哀求你们停手,还会使劲挣扎,这都是女孩的本能反应,希望你们不要介意,也不要怜惜我,高高兴兴地玩,好好做实验。另外我要是挣扎的时候踢到谁,打到谁,都不是故意的,先在这里道歉了!”张瑛又微微地给大家鞠了一躬。

  同学们听见张瑛这么说,都鼓起掌来。

  陈老师这时候说:“这次实验,有几点对你们来说是很难得的,第一点就是我们的实验对象,我们的虐待对象这么漂亮,以后你们审讯的女囚可不一定有这么好看,这是一个难得的地方;第二点是你们可以边摧残一个女孩,边享受她给你们口交,以后你们审讯真正的女囚,就不会有这样的好事的。张助教,你能保证大家的安全吧?”

  张瑛羞得似乎遍体通红了,点点头说:“这点请大家放心,你们都是我的战友,再怎么疼,你们再怎么摧残我,就是超过了陈老师允许你们折磨我的限度,我也不会伤害你们的。尤其是到你们……弄坏了我的下身以后,我只有靠嘴巴满足你们。口交的质量可能会有点影响,但一定不会伤害到你们。不管什么时候,你们只要把阴茎放进我的嘴里,就一定是安全的。”

  陈老师接着说:“还有一个优势,是张助教会尽量配合你们的虐待,这在真正的刑讯过程中,也是体会不到的,张助教?是吧?”

  张瑛皱了一下眉,“我只能保证前期我会尽量配合,不过我始终是女孩,体力有限,到后面就配合不了你们了,希望你们理解。”

  “嗯,”陈老师点头说:“同学们会理解的。还有一点就是虐待强度问题。在真正的审讯当中,为了保证女囚说出口供,要给她留下一些希望,所以有很多残忍的虐待手段是不允许的。这次我们反而可以用在了我们自己的女战友身上,因为我们这次试验是以娱乐为目的嘛,也是为了让你们有更多的体验。同学们可要珍惜这次机会啊!张助教,你怕不怕?”

  张瑛的声音有点发抖了。“……嗯……,是的,非常害怕。我知道……你们的课本最后一章里面提到过一些对女囚报复性的摧残手段,这也是对我们女孩来说最最可怕的,你们可以在我身上试验一下,不过我可的不希望你们对真正的女囚采用那样的手段。”

  这时候下面的同学们一片窃窃私语。有同学举起来手。

  陈老师说:“你有什么问题?”

  “我想问问你们说的到底是什么样手段?”

  陈老师说:“还是张助教来回答吧!”

  张瑛不自觉地咬了一下手指,说:“比如对这次你们可以对我的乳房进行无限制地摧残,我想在真正的审讯过程中,就不一定有这样的机会!”

  这时又有好多同学举起了手。

  “那可以用钢针刺穿你的乳房咯!”

  “可以的!”张瑛深了一口气。

  陈老师补充说:“那并不算很残忍的手段嘛!每个同学都可以试试。”

  “可不可以用铁棍子捅你的阴道?”有同学问。

  张瑛还是的点点头,“可以的。”

  “我可是说烧得通红的铁棍!”

  张瑛黯然的看了陈老师一眼,看陈老师不说话,张瑛只好说道:“也是可以的!”

  这时候陈老师才补充说:“这个稍微残忍了一点,不过如果大家有兴趣,实验玩到后面的时候可以试试,不过注意不要捅得太深!”

  “这也可以!”提问的同学喃喃地说了一句,张大的嘴巴合不拢来。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

  “这是不是太过份了!”有同学终于替张瑛说话了,“这么严重的摧残,张老师怎么可能受得了?”

  张瑛看见有人替她着想,很是感动,眼睛都有点湿润了。她赶紧说:“不要紧的。我现在的身份是教具,是陈老师的教学器具,也你们的学习用具和娱乐工具。你们想怎么做实验,怎么玩都可以。你们就是过份一点,把我玩坏了,也是陈老师负责处理。”

  想了一想,张瑛又说:“至于能不能受得了是我的事情。虽然我很害怕,但是作为你们的娱乐工具,我还是很希望自己能够承受你们的各种摧残,让你们高高兴兴地完成课程实验。再说我是个女孩,力气没有你们任何一个人大,反抗是不可能的,我也不想反抗,能不能受得了都得承受。”

  一席话说得在座的同学们都真正兴奋起来了,可是这时候反而没人说话了。

  陈老师对张瑛说:“张助教,你是看过以前的实验记录的,好像铁棍烙阴道是传统节目嘛!”

  “我知道。”

  “那你刚才不直接回答同学的问题,还看我一眼?”陈老师用开玩笑的口气问道。

  “我……也是真的很害怕啊。”张瑛委屈地说。

  “你可要加油哦,不仅要好好配合,还要带动气氛!”

  “是!不过不用担心,开始的时候大家也许会缩手缩脚,可是过不到半个小时,同学们就会疯狂起来的。”张瑛说。

  “你呢?”陈老师笑嘻嘻地说,“好像你已经进入状态了啊!”

  张瑛摸不着头脑地说:“我还好啊!”

  “内裤都湿透了吧!”

  大家一起朝张瑛的下身看去,原来张瑛的淫水都顺着大腿流了下来,有些滴在了地上。

  张瑛“嘤”地一声用手蒙住了脸。

  陈老师宣布说:“都到三号刑讯室去,我们开始课程实验吧!”


新葡京

第一章(重口暴虐)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