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春水堂

第04章

  短短的一个上午,也许做不了许多的事,可就这短短的一个上午,我却经历了我人生旅途中的许许多多个第一次:我第一次单身一个人外出到一个陌生的城市;第一次拿自己做赌注豪赌;第一次彻底改边了自己的身份;第一次在男人面前脱光衣服;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暴露自己的乳房和阴户;也是第一次被人看作是一个淫荡下贱的女人……

  奔驰骄车在F市的街道上飞快的行使着,我坐在后排的中间,阿东和阿义分别坐在我的两边。

  自打我上了车,谁也没有和我讲过一句话,我也没说话,眼泪不停的流。

  刚刚那耻辱的一幕我想我这辈子都无法忘掉了……

  我终于明白了,这就是一个性奴隶所该承受的。

  我不停的在问自己:你的选择是对的吗?

  今后的路还长了,你受的了吗?

  渐渐的,我的心情慢慢平静了下来,刚才发生的一切还在我脑子里过着电影。

  我却发现了一件可怕的事:虽然我很难接受刚才所发生的一切,但我的内心好像并不反感,甚至每当我想到那么多的人在公开的场合羞辱我时,我的内心甚至还有一种满足感,当人们那样羞辱我的时候,我真的很兴奋的。

  自打我上电梯到现在,我的阴道里一直是湿露露的,以至于我把那么粗的假阳具插进去时,都一点没费什么力,只不过我当时没有意识到罢了……

  随着我心情的渐渐平静,我开始注意车窗外的景物了,这时我才发现,车正朝着市外开去,已开到城市的边缘了,四周逐渐出现了一片片的菜地……

  很快,我们驶离了市区,又走了一段平坦的路后,开始进山了……

  突然,一只手放在了我的左乳房上,是坐在左边的阿义的手,他用力捏了捏我的乳房,邪笑着说道:“现在好了,车进山了,不会再有查车的了,我们也该放松放松了。”说着话,就开始摘我乳头上挂着的乳饰。

  右边的阿东这时也动了起来,开始脱我的超短裙。

  我明白:他俩又要开始玩弄我了。

  但经历了刚刚那一段后,我也变的坦然了:该来的就来吧!

  我没有反抗,任凭他俩脱掉了我的上衣(如果那也能叫上衣的话)、短裙,摘掉我身上所有的饰品,最后,连那双高跟鞋也被拿去了,我于是又成了一丝不挂……

  这时我才发现,那只电动的假阳具还在我的阴户当中不停的震荡着,我下边早已湿成了一片,车座上也有一滩的淫水。

  看到这些,我的脸又红了。

  这时阿东大笑着叫起来:“快看啊,连车座上都流了这么多,这个女人真是淫荡死了,还装什么接受不了?哈哈哈哈……”

  阿义也接着说:“就是啊,比我上次接的那只骚母狗可骚多了,想来这个贱货一定是觉的那假鸡鸡不大过瘾了,不如我们哥俩一起来满足满足这个骚货吧。”这时,我发现自己虽然脸很红,但并不像刚刚下楼时那么感到羞耻,反而内心里甚至希望他们快点行动起来……

  他们俩也没再犹豫,一左一右开始行动了。

  他们先是把我的两条胳膊背在身后,叫我用身体压住。

  接着把我的两条腿一左一右最大限度的分开,分别担在他们的腿上。

  我很顺从的接受着他俩的摆弄。

  这时,阿东低下头来,用嘴开始吸允我的乳头,他吸的很用力,还不停的用舌头舔,我的乳房就像触了电一样,酥麻嘛的,那种感觉我从来没有过。

  阿义也没闲着,弯下腰,用手抓住插在我阴户里的假阳具,开始用力的抽插,这下我可真受不了了,情不自禁的开始呻吟起来,同时把自己的乳房和阴户使劲的往前挺,我知道自己是在纵容他们……

  慢慢的,我的意识开始模糊了,呻吟声也越来越大了,很快,我的呼吸开始急促了,伴随着阿义不停的抽插,我也开始用力的把身体前挺再前挺,突然,阿义把那假阳具拔了出来,阿东的嘴也离开了我的乳头,一切都停止了,当时那种感觉真是用语言难以形容,难过死了,我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来高潮了,可偏偏他们在这个时候停了下来……

  这时,阿义说话了:“没想到这骚货高潮来的这么快,我也不过才插了她几下子,差点就叫她捡了便宜了,兄弟们还没爽呢,她到自己先爽起来了,阿东,你先上吧,我们也该爽一爽了……”

  阿东没有说话,把我的身子转了九十度,叫我躺在阿义的腿上,把我的两腿拉起来向阿义的方向推,阿义接住我的双脚,向自己的方向用力拉,阿东脱下自己的裤子,拔出了他的阳具,他的阳具是那么的粗,而且很长,早以直立起来了,上边的筋一条条的看的很清晰。

  他用手把阳具的上下掳了两把,对准我的阴户,狠狠的插了下去,他每一次抽插都那么的有力,直接顶到我的子宫里,而我的阴道也被他那粗大的家伙撑的满满的。

  于是,整个车里又传出了我大声的呻吟声……

  阿义呢?

  他一手抓着我的双脚,另一只手在拚命的揉搓着我的两个乳房,又掐又捏,还用力拽我的乳头,我整个人都进入了无意识状态,很快,我的高潮到来了,是那么的激烈,一次、两次、三次……

  一直到我第三次高潮到来后,我发现阿东开始颤抖起来,接着,他把自己的阳具从我的阴道里拔了出来,用手使自己的精液射在了我的身上。

  接下来是阿义,又是很长时间激烈的碰撞,又是一次次的高潮,直到他也把精液射在了我身上……

  我的人整个瘫软了,好满足好满足啊,整整六次的高潮,我从来没有过的美妙的感觉,是那么的激烈,那么的痛快!

  再看看现在的我,哪里还有什么羞耻啊,难为情啊?

  早就抛到九宵云外了,唯一有的就是满足、就是享受……

  我已不再是坐在车里了,而是整个身子躺在阿义和阿东的腿上。

  阿东呢,他这时好像一点反应都没有,自己闭上眼在养神,而阿义的手还在我的乳房上不停的游走着,还不停的和我说着话:“怎么样啊我的小骚货,感觉好吗?”我看着他,脸微微一红,点了点头,他又问到:“以前给男人这样干过吗?”我摇了摇头。

  这时他突然问道:“你觉的你自己是不是一个最最下贱的骚女人呢?回答我!!”我这回连想都没想,就说“是的,我是。”他又问了一遍:“是什么,正面回答我。”

  “我是个最最下贱的骚女人!”我毫不犹豫的回答,其实到现在,连我自己也开始相信我就是这样的女人了……

  这时,传来了阿东的声音:“快到了,我们该准备一下了。”于是,阿义的手离开了我的乳房,转过身去取东西,这时,我才发现我们的座位后边的后窗边放着一只箱子。

  阿义把那箱子拿起来打开,里边是一捆绳子,一副很粗很沉重的金属脚镣。

  我明白,这都是为我准备的。

  他俩先给我的双脚戴上脚镣,在脚镣的中间的铁环上拴着两根细绳,细绳的另一头各拴了一个塑料夹子,他们把这两个夹子分别夹在了我的两片阴唇上。

  接下来是捆绑,标准的中式五花大绑,绑的很紧,绳子深深的勒进了我的肉里。

  一切准备好之后,他俩都不再理我了,也不再说话。

  这时,我透过车窗往窗外看去,车在山中行驶着,窗外除了树什么都看不到,很密很密的,有点原始森林的味道。

  很快,车转过一道山弯,停在了一道铁栅栏门前,司机按了按车喇叭,没有看到有人出来,那门无声无息的打开了,车开了进去,前边还是茂密的树林,还是依然什么都看不到,又走了几分钟,来到第二座大门前,这回和上一回不同了,是一座带门楼的大铁门,门上雕着很漂亮的浮雕,两边的围墙足有三米多高,墙上同样雕着精美的浮雕。

  车驶进大门,我眼前一亮,里边的景色和外边完全不一样了,就好像是一个很大的欧式花园,满地都是各式各样的花坛,花坛的外围是树林,再往里走,是一个很雄伟的欧式风格的楼,楼的周围是一大片同样是欧式风格的别墅。

  我们的车并没有在楼前停下来,而是绕过这座建筑向后开去。

  接下了又进入了不见天日的密林当中,最终,在一座大铁门前停了下来。

  这时传来的阿东的声音:“到了,下车吧。”我被五花大绑着,脚上戴着沉重的脚镣,光着双脚走下车来。

  这时我才看清楚:前边这座大铁门是嵌在山中的,我明白了,里边是个山洞,也许这就是我今后这十五年要居住的“家”了。

  这时,大门上的一个小门打开了,走出来一个酷似打手一样打扮的男人,这个男人的样子好凶啊:光头,很大很圆的眼睛,浓密的落腮胡子,身上肌肉很发达。

  这时,阿东开口说话了:“水手,老板给你打电话了吧?这就是那个一连输了八把,成为这里最下贱的性奴隶的贱女人,我现在把人交给你了,你可要好好照顾她呦。”我知道了,那个家伙叫“水手”,可能是专门看管奴隶的。

  水手把我上下打量了好几遍,这时我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在他盯着我看的时候,不但没有羞涩的感觉,反而挺起自己的胸膛,同样直视着他。

  “嘿,还是一个满有勇气的小骚货啊,没问题,交给我了,你们走吧。”说完,对着我说到:“跟我进来,下贱的奴隶。”抓着我的臂膀就往门里扯。

  我才一迈步,就感的自己的阴部火辣辣的疼痛,原来,那脚镣很沉重,被两条绳子拉离了地面,全部重量都集中在了夹在我阴唇上的夹子上,撕扯的我的阴唇疼痛难忍。

  我咬紧牙,一步一步艰难的走进山洞的门。

  “光铛”一声,山洞的门关上了,水手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一直往前走,快点。”藉着山洞里昏暗的灯光,我开始打量这个山洞。

  这像是一个人工开凿的隧道,很深,我看不到尽头,洞壁两边每隔几步,装着一盏不是很明亮的灯,地面是用石子铺成的,而且有的石子还是有棱有角的立在那里。

  这时候,我不襟想起了那些被捕的女英雄,我现在不就很像是她们吗?

  我以前也曾不止一次的幻想过自己作为一个女英雄,被捕后被敌人押进监狱的情景。

  想到这些,我情不自禁的抬起头来,挺起自己赤裸的胸膛,强忍着铁镣撕扯阴唇和地上的石头扎脚的疼痛,一步一步艰难的朝洞的深处走去……

  山洞很长,我走了足足有好几分钟,总算走到头了,面前是一道门,看起来很像是电梯门,水手按了一下门边的按钮,门开了,果然是部电梯。

  我们走进电梯后,电梯开始下降,过了好一会儿,终于停了下了,门开了。

  我走出电梯。

  眼前出现的是一幅标准的监狱的场景:一连两道铁栅栏门,每道门口都坐着一个同样是打手模样的人。

  门一道道的打开,我们进后又一道一道的关上了。

  里边是一个大厅,厅中间有一张很大的方桌,方桌的后边一排坐着三个很粗壮的中年女人,我被领到桌子前边,水手向中间那个中年女人说道:“范大姐,这就是老板交待的那个赌输了的贱女人,我把她交给你了,她要是不听话,你就通知我,我叫兄弟们好好伺候她。”

  那个叫范姐的女人点了点头:“知道了,辛苦你了。”水手扭头走了。

  这时,那范姐把我上下打量了一番,问道:“多大了?”

  “23了”她又问:“你真有他们说的那么淫荡,那么贱吗?”

  这句话叫我很难回答,我迟疑了一下,心想:难道我能说不是吗?“是的”我回答说。

  范姐朝她的左边一指“阿香,你带她进去,叫她先吃点东西。”

  坐在范姐身边叫阿香的那个女人应声站了起来,“跟我来。”

  领着我走进了旁边的一个房子,那是一间不很大的空房间,里边只有一张木头桌子和两个圆凳,阿香帮我松了绑,又摘掉了我的脚镣,“你坐在这里等着。”转身出去了。

  不一会儿,她端了一个托盘又走了进来,里边有一碗米饭,一碟肉菜和一碟煎鸡蛋,还有一大杯牛奶,她把这些放在桌上说:“快吃吧,好好给自己补充补充,要不今晚有你受的,不吃你会撑不住的。”说完转身出去了。

  这时,我才发现自己真的是很饿了。

  从打来了到现在还没吃过东西,也没喝过一口水呢。

  于是我也不再犹豫,狼吞虎咽的把东西全吃光了……

  吃完饭后,阿香走了进来,看到我吃完饭了,问道:“你需要方便一下吗?”

  我不明白她为什么问我这个,但我确实需要去方便了,于是我对她点了点头,我被带到靠里点的一个小门前,里边是厕所,我进去方便了一下,又被领进了另一房间里,这个房间是个空房子,房间的中央立着一根柱子,地上钉有一个铁环,还扔了一堆绳被油浸过的麻绳。

  阿香这时对我说道:“因为还没有正式为你举行成为奴隶的仪式,所以你还不能进入奴隶们居住的地方,就先在这里休息一下吧,仪式今晚进行。”说完,她冲着外边喊道:“阿莲,过来帮我一下。”不打会儿,另一个叫阿莲的女人走了进来,她俩先拿起一段绳子,捆在我的腰间,接着从我的裆下绕过来,狠狠的一勒,就勒进了我的阴户中,疼的我“啊”的叫出声来,她们并不理会,先是给我捆了丁字裤,接着把我五花大绑起来,每一道绳子都勒的非常的紧,手法也很熟练,一看就是经常捆绑人的。

  接下来,她们叫我坐在地上,上身靠在柱子上,先把我的双脚套进铁环里,用绳子紧紧捆住,连我的脚趾头都紧紧捆住,一下都不能动,接下来是小腿、大腿。

  然后在我的腹部、乳房的下边和上边各勒了四道绳子,勒在柱子上,而且勒的很紧。

  最后,她们叫我闭上眼睛,然后在我的嘴上、眼睛上和额头上各勒了两道绳子,同样勒在柱子上,这下,我的全身上下一动都动不了了,连眨眼都不可能的。

  全身上下处于半麻木状态,这时,听阿香说道:“好了,你安静的休息一下吧,仪式开始前我会来叫醒你。”说完,我听到关灯关门的声音,接下来,四周安静的一点声音都没有了,只有我的心在不停的跳动着……

  我被捆在房里,开始回想我这一天的经历,回想着我所受到的羞辱及虐待,我开始问自己:阿雯,这就是做奴,是你想要的吗?你后悔吗?

  我发现自己并没有什么后悔的感觉,反而每当想起那一幕幕时,就不禁热血沸腾,甚至希望快点再次降临到我身上,想着想着,渐渐的,我睡着了……


精东

第04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