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精东

第11章

  接下来的日子,我几乎都是这样渡过的:每天早晨起来,在床上吃过早餐后,就去灌肠和做身体机能改造,我发现正像他们说的那样,我的身体变的越来越敏感,慢慢的肛门开始不断出现高潮,次数也越来越多。

  而且就是她们在用阳具来插我嘴的时候,我也开始不断产生兴奋的感觉。

  我的性欲望越来越强烈,每天要性交很多次,都难以满足自己的欲望。

  同时我也发现自己慢慢变的越来越没有力量了,现在好像任何一个女人都能轻而易举的把我制服。

  每天做完治疗后,依然是去练功。

  龙老师和另外一个姓唐的老师轮流训练我各种性交的动作,同时我还要学习跳脱衣舞及各种其它的艳舞。

  而中午吃过饭后,我也依然是一边看各种各样的SM碟,一边自慰,阿莲开始对我的行为做出一定的限制,不准我自慰的时间过长。

  有时下午也会对我进行各种SM调教。

  吃过晚饭后,我通常会被带去楼上的另一房间中上网,我被她们要求每晚都去一个固定的SM视屏聊天室当中,回答那些SM网民各种各样的问题,按那些人的要求做各种各样的淫荡表演。

  我每天晚上上网的那个房间很像是一个摄影棚,或者说是一间电视直播间。

  分里外间,中间用大玻璃隔开,里间是K作台和满墙的电视屏幕,而外间的右边是一堵墙柜,里边摆放着各种SM书籍,碟片和各式各样的性用品,左边墙上通墙是一幅很大的我的裸体照片,房间正中放着一张大床,床边靠玻璃隔墙的那边摆放着一张电脑桌,上边是一台电脑。

  整个房间的顶上满是吊架,吊架上六台摄像机和四组灯光从不同的角度对准了下边的床。

  我每天晚上吃过晚饭后,就会坐在那张床上上网,去和那些SM网民们面对面的聊那些平常讲起来非常叫人难堪的问题,或是为他们做各种淫荡表演。

  每当这个时候,阿莲总是坐在里间,一边通过里边的电脑监视我在网上聊天的内容,并不时的通过电脑对我发出各种指令,一边编辑着每一个摄像机传来的画面,并把编辑好的画面及时传到网上去。

  当网上交流结束后,我还要被水手他们带去刑讯室进行一番的折磨后,才能回到卧室去休息。

  时间过的真快,一转眼,五个月过去了,我真的像他们说的那样,变成了一只非常下贱而淫荡的母狗,性交成了我生活最主要的部分,水手他们已经快受不了我了,因为我天天拉着他们性交,后来又让他们去拉外边的很多弟兄来满足我的需要。

  而晚上呢,每天还照例在网上做着淫贱的表演,我现在在整个网上成了一只尽人皆知的淫贱的母狗,每天我的裸体照片,和我做的那些表演的录像充斥着每一个SM网站和论坛。

  终于有一天,一件叫我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这天的晚上,我照例准时来到聊天室,开始回答所有人的提问。

  突然,一个叫“猎人”的人用文字发给我一条信息:“你不是X雯小姐吗?我怎么看你都是X雯小姐啊!你不是去海外发展了吗?怎么会在这里做这种事情呢?”我看到这条信息后,脑子“嗡”的一声,人差点昏了过去。

  天哪,这里竟然有人认出了我,而且还清楚的喊出了我的名字。

  我真有点不知所措了。

  我虽然每天在很多人面前做着淫荡下贱的事情,但还从没在自己熟悉的人面前这样做过呢。

  我的脑海中马上闪出这样一个念头来:不承认,告诉他认错人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我的电脑上方显示出一排字来,是阿莲通过监控器传来的:“不许否认你自己的身份,不许遮掩,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天啊,这回完了,我想要不了多久,C市所有认识我的人就都会知道我是个淫贱的性奴隶了。

  但没有办法,我说的每一句话,输出的每一个字,都在阿莲的监控之下,我就是不承认,阿莲也会给我说出去的。

  更何况我是绝对不能违反阿莲的命令的。

  我只好硬着头皮接那个人的话。

  我问道:“你是谁?”

  很快,那人回答了:“我是陈金荣啊,X雯小姐不记得我了吗?你以前还是我的老板啊!”

  真没想到会是他:陈金荣,我原来公司的销售主管。我记得我父母在世的时候,他还不止一次的追求过我呢,那时候我还在上学,几次都拒绝了他,后来我父母不在了,我做了老板,他虽然没再提和我好的事,可他每次见到我时,眼睛总是在我身上打转转,我很讨厌他这个人。

  今天,我偏偏在这种场合下遇到了他,还叫他知道了我是个多么淫贱的女人,哎,看来这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

  “是你吗?X雯小姐,你没去海外经商吗?”他紧追不放。

  没办法,看来我必须正面来面对了。

  于是我回答道:“没错,我是X雯。你现在明白了吧,我没去什么海外,我本来就是个非常淫荡而又下贱的女人,我卖掉公司说去海外发展,其实只是一个幌子,我根本就是来做性奴隶的,因为这才是我这些年一直向往的生活。”接着,我站起身来,指着自己三角区刺的那几个字给他看。

  这时,我看到聊天室里所有人都沉默了,都在看着我俩的对话。

  陈金荣不再说话,也沉默了。

  过了好一会儿,他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真没想到啊,原来我心中的女神,竟是这样一只淫贱的骚母狗,要早知道是这样,我当初就该扒光你的衣服,痛痛快快的搞你个天昏地暗,可惜啊,错失了这么好的机会。”

  我冷冷的回答道:“你要当初真敢扒光我的衣服QJ我,我还真是对你另眼相看呢,我一定会天天跟着你,任你玩个够的,可惜你有那贼心没那贼胆,我看不起你!!”

  自打那天起,陈金荣几乎天天都来到这个聊天室里,拚命的羞辱我,给我出各种各样的难题,甚至他还在聊天室里对着众人把我的过去说的清清楚楚,并且组织大家想着法子的给我出题目,叫我表演。

  没办法,阿莲命令我必须好好的配合他。

  我只好任他随便的羞辱,逆来顺受了。

  又过了几天,聊天室里又进来十几个陌生的名字,而且清一色的认识我,一说话我才知道,他们全都是我过去公司销售部的业务员,这个该死的陈金荣竟然组织他的手下一起来看我的淫荡表现,我清楚他的想法,他就是要叫公司的人全知道我是一个下贱的性奴隶。

  我心里明白:C市我是再也回不去了。

  过去的公司同样是再也回不去了……

  又过了几天,阿陈来看我了。

  这回,他并没有在大厅和我说话,而是直接把我领进了我的卧房。

  他坐在床上,我就跪在他的面前。

  他伸手抬起我的下巴,仔细的端详着我的脸:“我都听阿莲说了,你做的非常好,你现在已经是一个非常出色的性奴隶了。”

  听了他的话,我心里美滋滋的:“谢谢主人的夸奖。”我乖巧的答道。

  “正因为你表现的很好,我今天来就是专门来奖赏你的,你还等什么呢?还不赶紧好好伺候你的主人吗?”听到他这么说,我突然感觉自己这几个月来吃的那么多苦都是值得的,我的眼圈突然红了起来,眼泪禁不住的掉了下来。

  他伸手帮我擦掉了脸上的泪水:“好了好了,我没有很多时间的,不哭了,我们开始吧。”

  我马上伸手去解开他的裤带,掏出他的阳具,含进自己的嘴里拼命的抽插起来,一边抽插,还一边不停的抬起头来望着他,渐渐的,我感觉到他的阳具在我嘴里越来越硬,过了大约半个多小时,我看到他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他伸出手拚命抓住我的头发,把他的阳具使劲往我喉咙里边插,不一会儿,一股灼热的精液射进了我的喉咙。

  他深深的长出了一口气,等我把他阳具上的精液全都舔干净后,他站起身来穿好裤子,把我从地上拉起来,坐在床上,把我抱进了他的怀里……

  我闭住自己的双眼,享受着这片刻的宁静。

  阿陈把我抱在怀里,用手轻轻的抚摸着我的乳房,这时,他开口说话了:“阿雯,再过几天就要为你重新举行加入奴籍的仪式了,在此之前,你还有一关要过的,你知道吗?”

  我抬起头来,吃惊的看着他,心想:都经历过那么多了,还有什么关要过啊?

  他并没有接着说下去:“好了,今天先不谈这件事,我今天来就是想来问问你,你后悔吗?”

  我不明白他问的是什么:“后悔什么?”

  “当然是后悔来做性奴隶啊”。

  我很坚决的摇了摇头:“我天生就是个淫贱的女人,这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不是你我所能决定的。我不后悔,而且还很开心,因为这才是我真正向往的生活。”我发现我说这番话完全是发自内心的。

  “那好,”他接着说道:“在你成为一个正式的性奴隶之前,你可以向我说出你的一个愿望,我尽可能的满足你这个愿望,好吗?”说完话,阿陈低下头看着我。

  一个愿望,一个什么愿望呢,我又能有什么愿望呢?

  我的脸突然红了起来(我已很久没脸红过了),阿陈诧异的望着我,等我开口说话。

  我张了张嘴,又闭住了,没说出来,脸更红了。

  阿陈这时好像有点不耐烦了,催促我道:“说啊,有什么不能说的呢?”

  我鼓足勇气,小声说道:“你能不能给我一天假?”

  阿陈听了感到很意外:“就这些?你要一天假去做什么呢,能告诉我吗?”

  我满脸通红的回答到:“我以前在浏览日本的SM网站时,看到有专门介绍群交的网站,那么多的男人和一个女人性交,还有很多女人去报名参加体验呢,我一直想感受一下那是种什么样的滋味,我想一定刺激死了,你能答应我吗?”说完,我把自己的脸整个埋进了阿陈的怀中。

  阿陈听完我说的话,楞了半天,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我当你想什么呢,闹了半天你想我帮你组织很多男人一起来搞你,你想玩一把车轮大战啊,好好好,你现在确实是淫贱的到家了,看来这半年没白培养你啊!”他使劲捏了捏我的乳房:“说吧,想叫我帮你组织几个人啊?”

  我依然把头埋在他的怀中,伸出手来朝他伸了三个手指头,他也不知是真没搞明白呢,还是顾意在羞我:“就三个人,水手他们不就够了吗?还用我帮你组织什么呢?”

  我在他怀中撒起娇来,扭动着身体小声说道:“人家说的是三十个嘛”。

  接着又是一阵大笑“好、好、好,我怎么培养出你这么一个淫荡的骚奴隶啊,没问题,两日之内我一定满足你这个愿望。”

  阿陈痛快的答应了我的要求,接着就离开了……

  第二天的早晨,护士照例来叫我起床,并伺候我在床上洗漱和吃早餐之后,我又照例跟她走出卧房,向治疗室走去。

  到了治疗室后,我发现今天张医生并不在治疗室里,两个护士帮我灌过肠,把我的肛门洗干净后,并没有像以往那样把我捆到检查椅上,其中一个对着我鬼秘的一笑,说道:“好了,今天你不用再做接下来的治疗了,阿莲通知我们今天给你一天假,叫你好好的享受享受,你现在就去练功房吧,有人在那里等你。”我想不出是谁在那里等我:难道是阿陈吗?

  我走出了治疗室,来到练功房门口,推开门一看,水手和三十几个男人赤身裸体的坐在练功房里。

  见我推开门,还没等我往里走,其中两个大汉三步两步走到我面前,没等我反应,抱起我就来到了众人中间,一边走还一边说:“哈哈,我们的主角总算是来么,听说是你向老板主动要求我们这么多人来和你玩车轮大战的,今天我们大家就玩个痛快吧。”

  “对,今天就把你的骚劲儿全使出来吧,哈哈哈哈”我被三十几个男人围在了中间,无数的手在我身体上游走着,接着,我的嘴里,阴道里和肛门里全插入了他们的阳具,每个人都在奋力的抽插着,我不停的扭动着身体,使劲的哼着,高潮接连不断的从我的肛门和阴道内传来,我的身上、脸上、嘴里到处都是男人的精液,我就在这极度的亢奋当中,渡过了整整的一天。

  到了晚上,当大多数人都心满意足的离开之后,水手和他的三个弟兄又把我拖进了刑房,我就挂着满身的精液,被他们吊了起来。

  他们一直折磨我到深夜,我也在自己一声声痛苦的惨叫当中享受着一次次的高潮,最后,我终于昏了过去……

  当我从昏迷中清醒过来时,已是躺在了治疗室的病床上。

  回想起昨天的经历,我的内心是一种说不出的满足。

  虽说身上的伤处还很痛,但我的心里却是无比的畅快:和那么的刺激,那么多次的高潮比起来,这点伤又算的了什么呢?

  我在治疗室里整整躺了四天,身上的伤才渐渐好了起来。

  这天阿莲来治疗室里看我,一进来就冲我摇了摇头说道:“你这贱货真是贱的没边了,竟然自己要求组织那么多人来搞什么车轮大战,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啊。”接着又问道:“怎么样啊,身上的伤好了吗?”我笑着回答道:“谢谢莲姐,好的差不多了。”阿莲看了看旁边的护士,那护士对她点了点头。

  她又对我说道:“行了,好了就可以出去了,不过你今天什么也不能做,给我乖乖的回卧室去好好休息,没我的命令不准出来,听见了吗?”

  “听见了,莲姐”我终于走出了病房,回到我的卧室安静的躺在床上。

  阿莲看着我上了床,躺下后,就关上房门出去了。

  我自己一个人静静的躺在床上,回想着这几个月来的经历,我现在非常清楚的知道,我已经彻底的变成了一个淫贱的性奴隶,而且在我的内心深处也完全接受了这一事实……

  我躺在那里,无聊的四处张望着,目光最后落在了墙边的那排雕花木架上,我悄悄的爬起床,拿起来木架上的一个假阳具,钻回到自己的被窝里,把那阳具插入自己的阴道,在一阵阵的高潮中,我睡着了……

  当我从梦中被人推醒时,那只阳具还插在我的阴道里。

  我看到一个护士站在我的面前:“你赶快起床洗漱一下,老板在楼下等你呢,快点。”

  我赶快从阴道里拔出阳具,翻身坐了起来,匆匆忙忙的洗漱之后,跟着护士来到了楼下。

  阿陈坐在大厅的圆桌边,阿义站在他的身后,阿莲也站在边上,大厅里没有别的人了。

  见我下了楼,阿陈笑着说道:“怎么样啊我的骚奴隶,我为你安排的你还满意吗?”

  我冲他笑了笑:“谢谢主人了。”

  这时,他的脸突然沉了下来:“还记的我上次说过的话吗?在你正式成为这里最下贱的性奴隶之前,你还有一关要过的,打开它。”他用手一指桌上的一只皮箱。

  我觉的那皮箱很眼熟,就是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我走过去打开了皮箱,里边装着的是我来F市时穿的衣服和鞋,还有我的手袋。

  我想起来了,在我豪赌的那天,我见过这只箱子,当时他们就是用这只箱子装走了我身上所有衣服的……

  我诧异的望着阿陈,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

  阿陈接着说到:“这是你来时穿的衣服,现在你把它们穿戴好。”说着,从怀里拿出一张飞机票:“这是你的机票,飞往C市的班机三个小时后起飞,你快点把衣服穿好,一会儿阿义开车送你去机场,至于说去C市做什么,你到了之后自然会有人通知你,你只要按照给你的指令去做就可以了,明白了吗?”

  我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这么快就会再回到C市去,我去了以后做什么,阿陈没有说,我也就没再问。

  于是,我把手伸向了衣箱,首先抓起了自己的内裤,自打那次豪赌之后,我就再也没穿过内裤了。

  我把内裤拿在手中,犹豫了一下,又把它放在了一边,接着,我把胸罩和衬衫和丝袜也一起放在旁边,只是空心穿上外套和鞋,拿起手袋和机票。对阿陈说道:“我穿好了,主人,现在可以走了吗?”

  阿陈笑了笑,冲我挥挥手道:“去吧,我等你早日回来。”

  我终于又走出了那山洞,时隔半年之后,又呼吸到了外界的新鲜空气,见到了灿烂的阳光,一出洞门,我看到那辆灰色的奔驰车就停在洞门口,我和阿义上了车,朝着机场的方向始去……


亚洲疯情Madonna系列

第11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