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亚洲疯情Madonna系列

一、童年记忆

  人总会有些难忘的记忆,而我六岁那年的记忆却是最独特而且难忘的,首先是我的性格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从那以后我开始变得自卑、软弱、胆怯、谨慎。

  而在家庭关系上则表现为对妻子千依百顺,逆来顺受,刚开始妻子认为我是个好人,但时间一长妻子就渐渐把我当作一个窝囊费,从心眼里瞧不起我,并想方设法羞辱我。

  我却总是无所谓,好像什么都能忍受一样,这使我在家里几乎没有任何地位。更重要的是在性取向方面。这段经历使我无可救药的有了一种受虐恋足情结,只有在幻想着屈服於女人的淫威之下,下贱的的舔她们的脚时我才会感到性刺激,感到无比兴奋,体验到高潮的快感。

  虽然性生活只是生活的一小部分,但我想这才是最关键的,正是因为在性取向方面有受虐恋足倾向,才使我有了上述种种性格上的缺陷,从而导致我生活、爱情及事业等各方面的失败。

  或许我不应该把所有的错都归结到童年的那一段经历上,这一切也许和我与生俱来的天性有关。但我始终认为童年的那段经历确实非常特殊,要不是有了那段难忘的经历,可能潜藏在我意识深处那种深深的奴性就不会跑出来搅毁我的生活了。

  六岁的时候我家住在一个小县城里,我有个妹妹叫静静,比我小一岁,伟伟比我大两岁,有个姐姐叫莉莉,比伟伟大两岁,我们住在同一个大院里。

  两家都是一子一女,但我们兄妹和莉莉姐弟之间却存在很大的区别,这种区别都是家庭的原因造成的。莉莉的父亲是厂里的书记,妈妈是教育局的处长,所以家庭条件特别好。而我家呢,母亲是在大院门口补鞋的,父亲曾经也是厂里的职工,但被厂里开除了。因此,我们家很穷,几乎家徒四壁。

  我家是莉莉父母的扶贫帮困对像,我和静静的衣服都是伟伟和莉莉穿剩不要的,因此我们家一直对莉莉家感恩戴德,每年过年的时候都会去莉莉家拜年,我的记忆就是从六岁那年冬天开始的。

  那年的大年三十好像特别冷。进莉莉家的时候,莉莉家已经开始收拾餐桌了,看到餐桌上那些鸡骨鱼刺被莉莉妈妈扫进簸箕里的时候,我的眼神都直了。

  这时我听见一串甜美的笑声,循声望去,却见莉莉穿着一件雪白的新毛衣,赤着雪白的小脚,团坐在宽大的沙发上看电视,伟伟和一个我从没见过的和莉莉差不多大的女孩也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后来才知道这个女孩是莉莉的表姐圆圆。

  看着衣着光鲜的莉莉姐弟俩,再看看穿着并不合身的她姐弟俩穿过的旧衣袜鞋子的我和妹妹,我生平第一次感到一种自卑感。

  当我再次将眼神移向莉莉打量着我和妹妹略带鄙夷的眼神时,我不由自主的将头低下,眼神却不自觉地被莉莉雪白的赤脚勾引,突然我觉得这双赤脚好美,好像有一种魔力,让我像吃了什么药一样浑身麻麻的。

  「看什么呢?还不快给叔叔阿姨拜年,刚才在家里给你们怎么说的?」

  我擡头茫然地看了父亲一眼,父亲却示意我和静静给正忙着收拾餐桌的莉莉父母跪下磕头,嘴里还讪笑着说:「这两个小家夥,饭都没顾上吃就急着让我带他们来给您二位拜年,快磕头呀,叔叔阿姨不说停不许停,磕到叔叔阿姨给压岁钱为止。」

  我和妹妹忙跪下给莉莉父母磕头,莉莉父母这才放下手里的活,坐在椅子上接受我们兄妹给他们磕头拜年,当我磕头擡头的一瞬间,却发现莉莉母亲的眼神里却是一种不屑一顾和傲慢,这种眼神和她翘在我面前的一晃一晃的小腿结合的很好,正说明了她此时的心理活动,我们来拜年是有目的的,混顿好吃的,拿一些她家里人打算扔掉的旧衣烂袜和鞋当作赏赐,换句话说我们此行是来乞讨的,因此她作为赐主理所当然应该接受我们兄妹的跪拜。

  但我心理上非但没对她这种蔑视的心理有任何排斥,反而更加诚惶诚恐,擡头时眼神也不敢再向上看她的脸,而是虔诚地看着她在翘在我面前一晃一晃的穿着红塑料拖鞋的脚恭敬地磕着头。

  这时我感觉到我的内心深处对莉莉妈的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向往和敬畏,好像我这头也不是为拜年而磕的,只是单纯为这只翘在我头上穿红拖鞋的脚,而此时她冷冰冰且尖酸刻薄的声音在我和妹妹头上响起:「我看不只是他们没吃,你也没吃吧?刚好还有几盘剩下的菜不知道怎么处理,我们家从来不吃剩饭,家里又没养猫猫狗狗这些吃剩饭的东西,正好你们来了,健健静静快起来吧,再不吃那些剩饭都快凉了,快去吃吧。」

  「行了行了,瞧你这说的这是什么呀?志强!你小子不会生气吧?」莉莉爸笑呵呵的说道。

  「哪里哪里,我怎么会生嫂子的气呢?这是擡举咱呢,谢嫂子都来不及呢。」莉莉妈说的本来是羞辱性极强的话,但父亲却一点都不在意。

  「嗯,好了,都磕这么多头了还不停,看来不给压岁钱是不行了,呵呵!」

  说着莉莉爸掏出两张十块的分给我和妹妹,我们这才说了声谢谢站起来。

  莉莉妈这时却看都不看我们,站起来用那种傲慢尖酸的语气向父亲交待:「刚才我已经把餐桌收拾乾净了,我可不想再被弄脏,把剩饭都挪到凳子上吃吧,吃完后把地下收拾乾净就行了,我现在给你们收拾我家的旧衣服烂袜子去!」

  说完她便径直向里屋走去,我迷惘的眼神此时却直勾勾地跟随着莉莉妈的脚,看着她的圆润的脚后跟和擡脚那一瞬间露出的雪白的脚底板,直到它们一步步远去消失在视线里,我才怅然若失地擡起头。

  父亲这时已迫不及待地拿出一根没啃乾净的鸡腿骨塞进嘴里,并边唆骨头边将几张凳子拼到一起,将桌上几盘没吃完的鸡鸭鱼肉都移到上面,顺手从剩菜盘子里拿出两双用过的筷子交给我和妹妹,让我和妹妹放开了吃。

  我和妹妹这才蹲在地上开始吃起来,虽然是剩饭,但却都是我以前从未吃过的美味,我甚至不敢相信世间会有这么好吃的东西,像父亲一样将每一根骨头都唆的乾乾净净。

  我和父亲唆骨头的响亮的声音和狼狈的吃像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莉莉等人不断哈哈大笑,连精彩的春节晚会也顾不上看了。

  吃完后,父亲让我和静静帮他打扫卫生,我们把莉莉家的地收拾的乾乾净净。刚想随父亲走的时候,莉莉说话了:「妈妈,让他们两个留下陪我们玩!」

  莉莉妈看着我和静静的眼神虽然仍是充满反感和鄙夷,但最终还是拗不过莉莉和伟伟,无奈的说道:「好吧,既然大年三十孩子们高兴,就让他们留在这里玩吧,你先回吧!」

  父亲高兴地回家去了,莉莉、伟伟和圆圆就带我去里面一间房子里玩游戏,进屋后莉莉提议玩摸瞎子:「如果蒙上毛巾三分钟摸不到别人的话,就得给别人当一分钟的马,好不好?」

  接下来莉莉把毛巾蒙在了自己脸上,很快就抓住伟伟,而伟伟很快又抓住了圆圆,圆圆很快抓住了我,但我戴上眼罩后就彻底摸不着方向了,三分钟后,莉莉喊时间到了,接着我除下了毛巾,模糊中莉莉笑眯眯地看着我说道:「好吧,趴在地下!」

  我依言四肢着地趴在地上。

  「不对,要这样,膝盖跪到地上,这样稳一点,好,就这样!我可要骑马了!」我感觉一个热乎乎软绵绵同时却重重的屁股坐在了我背上。

  「好了,我坐好了,驾!」莉莉甜甜的声音吆喝道。

  由於莉莉比我大四岁,个子也比我高一大截,所以我几乎被压的趴在地下,更别说往前爬了,莉莉看我动不了,鄙夷地说道:「咦,怎么了,摸瞎子不会摸,连当马也当不好呀,真没用,快爬,爬呀。」

  为了不让莉莉瞧不起我,觉得我没用,我只好咬着牙强撑着往前爬。膝盖跪的生疼,但爬了几步后就又爬不动了。

  「干什么吃的呀?没用的东西,饭桶,连当马都当不好!」莉莉生气地骂道,在我身上坐了几秒钟后,莉莉很快想到了骑马的新玩法。

  「伟伟,去把脸盆下压的那条毛巾来。」

  很快,伟伟拿了条脏毛巾过来。莉莉高兴地命我张开嘴,让我咬住毛巾的中间部分,她两腿夹着我的脖子,两手提着毛巾两头,像提着马缰绳一样骑着我,让我在地上爬。

  我感觉这下轻松多了,只是嘴里的毛巾有股咸咸的怪怪的味道。

  游戏就这样进行下去了,我和妹妹总是摸不到她们,因此轮流给她们姐弟三人当马骑,我们玩的很开心,当五岁的静静细小的脖子被胖圆圆双腿夹在大屁股下,跪在地上挪动着弱小的身子艰难的爬时,我被静静笨拙的动作逗的捧腹大笑,当我被她们骑时静静也笑的同样开心。

  说真的,当时我和妹妹除了开心外并没有别的任何感受。而且我发现静静好像比较喜欢被伟伟骑,当莉莉和圆圆要骑她的时候她会嘟着嘴满脸不情愿,而伟伟骑她时,她就会很开心,主动趴在地下张开嘴,等着伟伟把毛巾塞进她嘴里。

  玩了好一会儿后,我和静静的膝盖都疼的粘不了地了,这时笨拙的我才总算发现莉莉玩的小把戏,原来她给我和静静蒙毛巾的时候总是系的紧紧的,而给她们姐弟三人系的时候却总留着一条缝,稍一擡头就可以看见别人藏在哪里,因此她们每次都能准确无误地很快抓住我和静静,然后随心所欲地把我和静静骑在跨下当马骑。

  莉莉三姐弟确实玩的很开心,对她们来说骑马可能并不是最开心的事,最让她们开心的事是我们兄妹俩一直在被她们愚弄戏耍在手底胯下,还笑的如此开心。因此当我揭穿莉莉的小把戏后,莉莉姐弟三人几乎把眼泪都笑出来了,我和静静却一点都不生气,也傻乎乎地看着她们笑。

  这时莉莉的母亲进来了:「伟伟,咱家的擦脚布呢?我和你爸洗脚呢,哟,在这儿呢,你们真是,玩什么不好玩擦脚布,不嫌臭呀?」

  听到这话,她们三个人笑的更厉害了,我这才知道,原来刚才莉莉让我和妹妹塞在嘴里当马缰绳的是她家的擦脚布,我说怎么塞在嘴里时觉得味道怪怪的,闻着还有一股说不出感觉的臭味。

  想到此处,我却并没有产生被愚弄后应有的气愤,反而将目光呆呆地移到莉莉妈穿着红拖鞋的脚上,她白晳丰腴的脚显然刚洗过,脚趾和脚腕处还粘着晶莹的水滴,看到这双性感高贵的脚时我心头一热,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这时嘴里除了擦脚布上原有的臭味外,更多了一种说不出的酸酸的滋味,同时分泌了大量口水,那感觉好像眼前这双高贵的脚一下子塞进了我嘴里一样。

  「咦,笑什么呢?什么事那么开心?拿来,你们三个也快点出来洗脚,洗完脚赶快睡觉了,这都几点了?」说着,莉莉妈从莉莉手里拿走擦脚布,走出屋子。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忙咕嘟一声咽下嘴里大量的口水,擡起头看莉莉她们,她们早笑的抱作一团了,妹妹却傻傻地站在一旁跟着傻笑。

  我也看着莉莉美丽而调皮的眼睛傻傻地笑了起来,莉莉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地道:「哈哈,刚才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妈的脚干嘛呢?看完后还这样……」说着她学着我刚才咽口水的样子,夸张地粳着脖子大声地咽了一下口水,笑着说:「哈哈,不会吧?你看着我妈的脚都会流口水呢,想吃呀?怎么?我家的擦脚布味道不错吧?告诉我什么味?嗯,香还是臭呀?说话呀?肯定是香的对吧?要不你怎么会……」说着她哈哈大笑起来。

  我脸红的无地自容,将头低的低低的,眼神却不由移到了莉莉穿着黄色拖鞋的脚上,刚想移开视线时,莉莉却突然把脚从拖鞋里拿了出来,我的眼神突然被这双莹白如玉小巧玲珑的赤脚牢牢勾住,头脑里一片茫然,口水又大量分泌了出来,几秒钟后才回过神来。

  我脸红心跳地将眼神恋恋不舍地从莉莉脚上挪开,嘴里的口水却不敢吞下去,害怕再次被莉莉耻笑。

  莉莉此时却更笑的更大声:「哈哈,看到我的脚是不是又流了好多口水?说话呀,你喜欢我的脚嘛,你喜欢吃我家的擦脚布嘛,味道是不是很好呀,说呀说呀,不敢说呀,还是怕一张嘴口水从嘴里流出来?」说着莉莉突然一手按着我的头,一手捏住我的嘴角说道:「快张嘴,让我看看是不是流了好多口水!快张嘴!」

  我悴不及防,被莉莉一捏就不自觉地张开了嘴,一股口水刷地一下流出来,拉了长长一串掉在了地上。

  莉莉姐弟三人再次哈哈大笑起来,静静此时好像也感觉到不对劲,不再跟她们一起傻笑,只是呆呆地看着我们。

  「喂,你们完了没有?赶快出来洗脚。」莉莉妈妈喊道。

  「噢,来了。」莉莉高声应道,接着她又小声对我说:「先在这里等会儿,我们马上回来给你糖吃。」

  我的思维马上从刚才的事里解脱出来,满脑子幻想着上海的高级奶糖。过了十分钟左右,莉莉三姐弟穿着拖鞋回来了,莉莉高兴地把一大把花花绿绿的糖果撒在床上,我刚想拿时莉莉却说道:「怎么,想吃糖呀,哪有那么容易,这些糖可是从上海买来的,想不想吃呀?」

  我和妹妹忙不叠点头说想吃。

  「哈哈,那好,有个条件,你再把擦脚布含在嘴里一分钟,我就把这些糖给你。」说着莉莉把床上的糖分成两半,指着另一半对静静说道:「你也想吃是吧,你把圆圆姐姐的袜子含在嘴里一分钟,我就把这些糖给你,好不好?」

  我和妹妹嘴里流着口水,看着那些糖坚定地点了点头。

  「哈哈,那好,张嘴吧,一分钟后,这些好吃的糖果就是你们的了!来,张嘴,我来给健健弟弟喂我们家的擦脚布吃,圆圆姐姐给静静妹妹喂袜子吃。」

  我张大了嘴巴,莉莉把那条刚用过的湿湿的擦脚布团成一团,往我嘴里使劲塞,很快我小小的嘴就被塞满了,但还有很多擦脚布留在嘴外面,莉莉还使劲往我嘴里填,直到我的腮帮子鼓鼓的莉莉才罢手。

  顿时,我的嘴里充满了擦脚布的味道,而且这次上面的脚味更大,因为莉莉一家四口还有圆圆五人刚用这条擦脚布擦过脚。

  而与此同时,圆圆已将刚才洗脚时才脱下的两只黄色的脚底有点发黑的脏棉袜塞进了静静嘴里,圆圆应该是汗脚,刚才玩游戏她骑我的时候我就闻到她脚上有股脚臭味,相比之下她的脏袜子一定比擦脚布臭很多,真不知道妹妹是怎么忍受的。

  我扭头看了看可怜的妹妹,发现她嘴角还露出一截黄色的袜口,腮帮子胀鼓鼓地小脸胀的通红,看到我嘴里还露出一大块擦脚布时,她的表情变得非常自豪,伸手拚命把留在嘴巴外的那一小截袜口也塞进嘴里紧紧含住。

  「哈哈,静静,你真厉害,比你哥哥强多了,看你嘴巴那么小,还能把圆圆姐姐的两只臭袜子吃到嘴里,你真棒。圆圆姐姐的袜子可臭了,对吧?不过你喜欢吃圆圆姐姐的臭袜子我们就都会喜欢你,你说,你喜欢吃圆圆姐姐的臭袜子吗?」

  妹妹坚定地点了点了头,嘴里发出唔唔的声音。

  「嗯,我们最喜欢静静妹妹了,圆圆姐姐的臭袜子好吃嘛!」

  妹妹再次坚定地点头。

  「哈哈,再看看你,当哥哥的还不如妹妹,怎么样,我家的擦脚布味道好吗?快回答呀。」

  我忙点头,并发出唔唔声表示好吃。

  「那你喜不喜欢吃我家的擦脚布呀?」

  我再次点头。

  「哈哈,瞧瞧,原来他喜欢吃我们家的擦脚布呀,怎么样,现在这个擦脚布比刚才的好吃多了吧?刚才吃的擦脚布是昨天用过的,都干了,现在的可是刚被我爸,我妈,圆圆姐,还有我和伟伟我们五个人用过,怎么样,味道好吃吗?是不是很香呀?」

  我连连点头,怕到了嘴边的糖果又飞了。

  「哈哈,瞧瞧,看来他们俩喜欢我们家人的脚呀,要不怎么一块破擦脚布他都会觉得那么香呀,哈哈,笑死人了!」

  莉莉和圆圆这才掏出我嘴里的擦脚布和静静嘴里的袜子,把糖果给我们让我们回家了,回家后妹妹嘴里含着糖很快就上床睡了,而我脑子里却一直想着莉莉妈和莉莉的脚,还有那股擦脚布的臭味,过了好一会儿才睡着。

  当夜,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跪在莉莉妈妈脚下,亲吻她穿着红塑料拖鞋的脚背,亲着亲着,这只大脚又突然变成了莉莉的小脚,我猛地擡起头一看,莉莉正坏坏地朝我笑,突然,莉莉的脸又变成了她妈妈的脸,正高傲地冷冰冰地俯视着我,我吓得忙俯下脸去亲她的脚。

  这时我突觉胯下一热,睁开眼睛后才发现,我尿床了。

  自从去莉莉家拜年之后,我幼小的心里就开始有向往的事情了,我开始向往莉莉家的一切,我甚至把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事情都当成是美好的,包括给莉莉父母磕头,玩游戏时被她们捉弄当马骑,还有莉莉恶作剧地把擦脚布塞进我嘴里这些事情我都觉得非常美好,尤其是自那天以后,莉莉母女俩美丽的脚以及她家擦脚布的味道就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从这以后,我就觉得莉莉家是天堂,莉莉和她们家的人就是天堂里的天使。

  然而,没过几天,莉莉家就因为父母的工作调动,搬去了一个我不知道的地方,真是造化弄人,当我心里有了甜美的梦想的时候,冷酷的现实却很快又把这一切无情的粉碎了。

  从这以后,莉莉母女美丽的脚以及她家擦脚布的味道就成为我脑海里最令人无法忘却的回忆,时时在我的幻想或梦境中跳出来迷乱我的心神。


精东

一、童年记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