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杏吧视频

一:好是好,但却不是我的那杯茶。

  不早不晚,顾鹏飞在下午整六点按响齐琦家的门铃。看见开门的关颖有些意外,他朝里面望了望,并没有他期待的音乐或交谈声。有那么一刻顾鹏飞以为自己弄错了时间和地点,虽然他知道不可能弄错。关颖退了一步让他进来,“孟哥和齐琦出去买些小菜和酒水,今儿来的人比预计多。”她对他笑笑,“孟哥说你六点会到,果真分秒不差啊!”

  顾鹏飞把带来的一瓶葡萄酒放到桌上,只嗯了一声没有接话。他和关颖并不熟,有次孟晓朗提到齐琦某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学法律,马上毕业正在找工作。顾鹏飞工作的大厦里刚好有一层是事务所,规模也不小,他和老板在电梯里打过几次照面,于是提了提,没想到工作就这么敲定了。后来齐琦请他吃饭,那是顾鹏飞第一次看见关颖。

  她身材匀称,乌黑的头发闪闪发亮。小而挺的鼻子,大而灵活的眼睛,一件蓝色吊带衫让人没法不去注意关颖隐隐外露的乳沟以及高耸的胸部轮廓,牛仔短裤下一双没穿丝袜的长腿更是显得分外白皙。原本一个朝气蓬勃、英气十足的女孩子,那天却选择把小脸图得五颜六色,夸张的浓妆让她稚气尽脱,透着一丝坏女孩儿的痞气。

  啤酒上桌后,关颖也不用瓶起,一手拿一个瓶,熟练地将瓶子口对口互相扣到一起,手上稍一使劲儿,两个盖子应声打开,泡沫汩汩冒了出来。关颖递一个给顾鹏飞:“谢谢鹏飞哥帮忙,和你吹一瓶?”说完便自顾自仰头倒个精光,完后意犹未尽似的,抚着胸口又打了个嗝儿。她看着顾鹏飞,一副对自己颇为得意的样子,等着他如何应对。

  论语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顾鹏飞是十二分的赞同,而眼前这个刚出校门的女孩无论打扮还是作为,整一标准小太妹。关颖可以算是集女子和小人于一身,照他的性格那是避之唯恐不及,更不会去招惹。开始还担心他这个介绍人当错了,好在后来老板说这个小太妹事情做得挺好,而且人也机灵,无论同事还是客户都很喜欢她。从那以后,他们朋友聚会,关颖也凑过几次热闹,她一如既往的活泼,而他,一如既往的还像自己,远远站着,远远看着,从不主动靠近。

  关颖和他一起走进客厅,“鹏飞哥,我还一直等着请你吃饭呢。”

  两天前关颖一个电话把他叫到办公室,脸色惨白,一副大祸临头的模样。原来她的电脑忽然死机,一个重要文件不知道救不救得回来,她又没有备份,一个月的工作可能眨眼就要不见了。关颖知道顾鹏飞是学计算机的,只当他是最后一棵救命稻草。顾鹏飞帮她搞定后,关颖的脸才总算有些血色。

  “你们不是有管电脑的人么?”

  关颖压低声音只说了俩字:“私活”。

  “你在老板的眼皮子底下干私活。”

  “有几个特别好用的插件只有办公室的电脑才有。”

  “那不合适。”

  “合适,”关颖点头,“让我写案子快一截儿呢。”

  顾鹏飞暗暗叹口气,他们交谈不多,而他只要是说点儿什么,关颖好像总有本事回答得风马牛不相及。

  他帮了大忙,关颖感激不已,“晚上我请你吃饭。”

  顾鹏飞想都没想就拒绝了:“我有事,没空。”

  关颖依旧热心地说:“没关系,你什么时候有空了,告诉我就好。”

  顾鹏飞虽然答应下来,但他知道自己是不会有空的。在他眼里,女人就好像键盘上的功能键,要哪个敲哪个键即可,譬如工作中的同事、收拾房间的钟点工、当然还有几个唠唠叨叨的亲戚。顾鹏飞承认自己不会欣赏女人,噢,他当然也有需要女人的时候,但通常只限于床上。他付钱享受性,事后拍拍屁股走人,没有一点感情牵连。像关颖这样的女孩子,顾鹏飞想不出能把她摆在键盘上哪个位置。

  他确实还缺个女友,可关颖好像一杯醇香浓郁的烈酒,好是好,但他真正想要的却是……顾鹏飞皱眉,是什么呢?他瞥见客厅里电视旁边的几个玩偶,一个古代女子跪坐在桌前煮茶敬茶。对,他需要的是一杯茶,温柔幽雅、安详恬谧,一个可以让他放松舒展、清心静神的女人。顾鹏飞对自己想要的从来都清晰明了,定好目标努力奋斗直到取得收获,目前为止,他做得都挺好。

  顾鹏飞敷衍得点了下头,然后坐到沙发上打开电视找到体育频道。他努力看着画面里一群人争抢篮球,尽量不去注意走来走去的关颖。她一会儿搬椅子,一会儿接电话,最后终于钻进餐厅没再出来。顾鹏飞刚松口气,正想把脚搭到茶几上舒服自在些,忽然听见关颖的求救声。他赶紧起身来到餐厅,只见关颖站在一个小梯子顶端,手里拿着几个玻璃杯,摇摇晃晃就要失去平衡。他三两步走到跟前,扶住她的胯部稳住她。

  “谢谢,不然就要出丑了。”

  关颖的身体在他手掌下温暖而细腻,闻起来好像玫瑰花,但顾鹏飞很快撤出手,接过她手上的杯子,“会有其他人做。”

  “我知道,不过我想帮忙。”她踮起脚尖,将更多的杯子拿下来递给他。羊毛裙发出簌簌声,显露出关颖纤细的脚踝。

  顾鹏飞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早就发现和女士聊天不是他的专长。

  关颖看看他,接着说:“你个子很高,能拿一下最上面那几个杯子吗?”

  “当然。”

  顾鹏飞以为关颖会从梯子顶上下来,伸出手就要扶她。关颖摇摇头,“我们得一起,傻瓜,没见上面架着一个罐子么。”

  傻瓜?从来没有女人敢对顾鹏飞说傻。

  他踩上两个梯阶,和关颖的高度刚好齐平。两人靠得很近,关颖甚至闻到一缕淡淡的烟草气息。她的眼光懒洋洋地游移在顾鹏飞的脸庞。他有一张瘦长的脸,像他身体的其他部分,黑色的眼眸看起来刻意不带任何表情。他的声音也是,严肃而平缓。顾鹏飞的鼻子挺直,还有很漂亮的嘴,上唇有两道清楚的尖耸,是她喜欢的那一种,这惹得她立刻采取行动,她笑着低声说:“高度刚刚好。”

  顾鹏飞还没猜出她的意图就已经被她拉到跟前,嘴唇跟着凑上来。他浑身僵硬,在两人双唇接触前,她在他眼中看到古怪,有那么一刻关颖以为他会推开她,但有什么原因让他瞬间改变主意,顾鹏飞由着她蜻蜓点水般给他一个轻柔的吻。

  关颖刚要撤离,顾鹏飞却开始回应。他握住她的脖颈让她更加靠近,却没有打开关颖的唇,只是一遍遍轻刷,而他的胳膊也渐渐使劲儿,直到紧紧圈住她。关颖有点儿小开心,不久前她发现顾鹏飞盯着她的胸部看时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但现在她知道不是。他对她的感觉至少可以说是好奇,所以才会把手放在她的腰上。

  “我不该这么做,但我就是想吻你。”她的脸颊贴在顾鹏飞肩膀缓缓摩挲,却不知这个举动对他产生的影响。

  “你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他的声音和身体一样硬邦邦的,“为什么?”

  关颖弯了弯嘴角,“因为你是个大好人,帮我很多忙。”

  顾鹏飞嗓子有些嘶哑,“感激?”

  关颖笑得更深,“当然不。如果你觉得讨厌,我一点儿也不怪你。”

  讨厌?她疯了么?

  “你应该告诉我。”顾鹏飞还在设法儿恢复正常的声音。

  “这可不是容易的交谈内容。”

  顾鹏飞抱着她从梯子上下来,却没有放开她。和关颖离得这么近,近得可以看清她的皮肤、颧骨,和额前卷曲的刘海儿。他发现自己呼吸困难,试图不去注意柔软的胸部摩擦他的胸膛,不去注意曼妙的身躯紧靠在他双腿间。使事情更困难的是,关颖闻起来好香,他还没注意到自己在做什么,便低下头开始用鼻尖磨噌她的耳朵。他把她抱得更紧一些,手掌和前臂在她的腰背来回轻拂。要命,不过那感觉真好。

  这不是一个好主意,但顾鹏飞并没有停止对关颖的爱抚。她和他契合得太完美,他怀疑是否还有摆脱她的希望。关颖是他不想要的麻烦,但此时此刻,却是他想要的一切。房间的温度在一瞬间升高好几度,顾鹏飞感到从未有过的精力充沛,窜升的欲望强烈得令他几乎无法忍受。他已三十出头,早过了血气方刚、无法控制欲望的年龄。事实上,欲望被严密控制得太久,使他几乎忘了无法控制它们是什么感觉。他无意吻关颖。不,那是自欺欺人之说,他早有吻她的念头。事实上,顾鹏飞明白他别无选择。关颖对他的影响就像佳肴对胃口的刺激,使他尝过之后还想再尝。他确实想吻她,但他原本并不打算屈服在那种冲动之下。顾鹏飞告诉自己,欲望很平常,只要知道欲望看似甜美,但吃了后也许顷刻会取人性命就好。

  顾鹏飞抓住关颖的肩头,理智让他推开这个女人。

  他再次吻住她。关颖的唇温暖柔软,手臂紧搂着他的脖子。她挨近贴向他,毛衣下隆起的酥胸时刻提醒他怀里的身躯凹凸有致,充满弹性和活力,圆翘的臀部仿佛在恳求他的碰触。顾鹏飞呻吟一声,手指埋入关颖的秀发把她的头往后拉,舌头趁势探入她口中,让他可以更加深入的占有,一次又一次。

  吻是关颖开始的,但她很快发现,对这种事情顾鹏飞的经验丰富多了。他吻得她晕头转向,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的手怎会勾着他的脖子,是她放上去,还是他拿上去的?他并没有强迫她张开嘴,那也是自愿的。她更没在他的舌头溜进来时将他推开,而是本能的投桃报李,甚至增添一些。关颖只觉得全身发抖,她攀附着他,深知一旦放手双脚将瘫软下去。

  顾鹏飞不断告诉自己他必须停止,事实上早该停了,但是他无法拒绝自己,他一遍遍抚摸关颖细致的腰身以及臀部的完美弧线。不仅如此,关颖身上的阵阵幽香挑逗着他,排山倒海般的渴望使他冒汗,仅仅拥着她根本无法满足他的欲念。顾鹏飞缓缓挤压,使关颖的小腹更加贴近坚硬的亢奋,让她感觉他火力全开的硬挺,然后他的双臂再次收拢,加深他的吻,同时摆动臀部在她身上磨蹭,逼她做出回应。

  “顾鹏飞,”感觉到他的意图,关颖惊叫一声后退。这个男人浑身散发出性欲贲张的味道,一路弥漫到她的腹部下方。她身体里所有神经、所以意识、所有肌肉都拉起警报。

  性警报。

  “你——”关颖吞咽一下,“你一定会后悔的。”

  “毫无疑问。”他把她的臀部按回他的亢奋,“你呢?”

  关颖抿住嘴巴,为什么她让这种事发生?女人究竟能愚蠢到何等地步?她有什么毛病?她必须推开他、抓他、踢他、必要的话咬他,然后逃之夭夭——任何还有一丝廉耻和自尊的女人都会这样做。

  跑,跑,跑。

  可问题是她不想跑,不是在她脸颊发烫、呼吸困难的时候跑,更不是在她每寸肌肤都因他的触碰而发抖的时候跑。关颖决定稍后再担心后果、担心堕落。她露出奇怪的笑容,“不会。”

  “不会?”顾鹏飞如释重负长松一口气,喜悦接踵而来。他又低下头准备吻关颖,“既然如此——”

  顾鹏飞想到几步之外的沙发,旋即否定这个想法而直接转身把她压在墙上。关颖睁大眼睛瞪着他,眼眸中燃烧着激情。她的双唇艳红,闪闪发亮,胸脯急剧起伏。顾鹏飞伸手进入她的衣服内,沿着她的腰身来到背部,他摸索着找到关颖的文胸搭扣,毫不犹豫地打开,然后两手回到胸前,覆盖上她的乳房。长茧的拇指摩擦着小巧的乳头,使之立刻硬挺起来。

  关颖从不认为乳房像电影或小说中描述的那样是愉悦的一大来源,因为以前有个男友抓着她的胸并期待她会高兴得神智不清时,她在恼怒之余只想狠狠一拳揍在他脸上,但是她现在一点也不想揍顾鹏飞。他绕着圆圈的拇指使她的乳头刺痛发热,然后是难以忍受的紧绷,她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

  顾鹏飞很快将她的衣服全部撩起,把她举了起来使胸部与他的嘴唇齐高。丰盈的酥胸完全暴露在清冷的空气中,原本就已挺立的乳尖更加肿胀。顾鹏飞低下眼皮,探头叼住她粉嫩的乳尖,轻掠一方浑圆。

  关颖惊喘,紧抱着他的头拉开他,“不……”

  顾鹏飞果然停下来,稍稍抬头盯着她,不再进一步行动。关颖手指箍着他的头,呼吸越来越紧促,他仍然耐心等待。最终,关颖屈服地将他的头拉回她的胸前。顾鹏飞张嘴,再次覆盖住胸脯上粉红的樱桃用力啃咬,手则同时罩住另一边的柔软。关颖倒抽一口气,幸亏顾鹏飞用身体把她压在墙上,她的两腿已经完全没了力气。

  关颖双臂撑在他的肩头,两手抚摸着他的头发和后颈,“顾鹏飞,这真是你么?”她的手从衣领滑到他的背部,手掌清凉又细嫩。她敬畏地说:“原来你摸着硬邦邦的,好壮。”

  关颖要他,他可以从她的声音中听出热情,从她的颤抖中感觉到欲望,他也想要她。顾鹏飞知道两人正走在刀口刃尖上,而且进行得太快,可是他别无选择,没有时间让他们耐心玩一场追求的过程。顾鹏飞拉住关颖的手,引导她来到自己的胯下,她自然而然摊手握住。

  “噢,顾鹏飞,”关颖听来好像无法呼吸,手略微用力握紧,“这……太令人吃惊了。”

  顾鹏飞哼了一声,“吃惊?”

  “比我想象的……大……得多。”她又握了握。

  顾鹏飞低头望着关颖的手,知道自己的肌肉紧绷,而小腹涌起的一股欲火越烧越高。顾鹏飞所有的控制力在这一刻全部崩溃,他再度吻住她,牙齿轻咬她的下唇,同时抓起她的裙子掀到腰际。关颖下身穿着一条贴身裤袜,顾鹏飞想着是该脱下呢还是直接破坏掉。不,严格说他并没有想,只稍稍用劲儿,裤袜便撕裂开来。他拨开关颖的内裤,手掌覆盖上去。关颖这会儿已经湿透了,其间散发出的幽香更是超强春药,他想要迷失其中。顾鹏飞用力把她抵在墙上,抬起她的一条大腿放在他的腰上,然后把另一条腿拉上来定位。

  “啊,”他的粗鲁和亲昵让关颖忍不住惊呼。关颖看上去既惊骇又兴奋,仿佛被自己吓住了。那是顾鹏飞所见过最美妙撩人的样子,接着他感觉到关颖收拢双腿环扣住他的腰,双手紧握住他的肩膀。她的动作令他欣喜若狂,他再次伸手找到她的蓓蕾,温柔地拨弄不断爱抚,花蜜汹涌而出,没一会儿他的手指就湿透了。顾鹏飞托起她的臀部,设法解开裤裆,把自己从内裤中解脱出来,然后抵住她湿润的通道入口。他果断地把她往下压,感觉到她的肌肉紧绷,下意识绞住他阻止入侵,但他没有收回,而是更加用力地挤了进去,起初是抗拒,接着是密实的结纳,然后他来到她体内深处。

  结合同时震惊了两人。在最初的几秒里,顾鹏飞所能做的只有努力保持站立。他们在寂静中四目相望。关颖张开嘴巴,但没有发出任何声音。顾鹏飞浑身疼痛,满脑子都是抓牢这个女人,烧杀抢掠狂轰乱炸。他不禁为自己疯狂的欲望有些担心,于是抱住她转了个身自己靠在墙上,他不想吓着她,更不想伤着她。

  “你还好?”他沙哑地低语。

  “离上一次很久了,”她的手指揪紧他的头发,“而且从来没有像这样。真的,我不知道会这样。”

  “我也不知道。”

  “别动,”她告诉他。“完全不要动,给我点儿时间。”

  顾鹏飞呼吸仍然粗重,看起来仿佛就算想动也动不了。过了一会儿,关颖先试探似的移动一下,接着缓慢加速,努力抵着他前后上下移动。渐渐的,关颖原本明亮清澈的眼睛浑浊起来,很快便消失殆尽。她只觉得眼前雾气越来越浓,伴随着动作也越来越激烈、越来越狂野。快感如此深刻,她什么也顾不上,只知道顺从原始的本能去寻找她想要的东西,然而那感觉忽隐忽现,她怎么努力却总是抓不住。

  “顾……鹏飞,”关颖喘息着,嘶哑地呼唤他的名字,几近哭泣。那声音透着些许绝望,她自己做不到,她需要帮忙。

  顾鹏飞看在眼里,于是再次转身,用力把她顶向墙壁,有力而彻底的推进。他们的力量如此悬殊,让关颖刚才‘忽隐忽现’的感觉好像小孩儿玩过家家。很快,顾鹏飞在一起一伏间轻松帮她推向高潮。关颖只觉得内脏都要被他顶出嗓子,她惊慌地拼命紧缩肌肉,不知道自己是在迎合还是在阻止他做出那么激烈的动作。指甲戳进他衣服里,她张开嘴巴发出无声的尖叫,好像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关颖体内肌肉收缩的频率越来越快、越来越强烈,呼出的热气直喷顾鹏飞的脸颊和脖颈。强烈的快感自体内升起,搅扰着直冲脑门,顾鹏飞感觉到自己的悸动迅速攀高,关颖在逼他沉沦、逼他缴械投降。他咬牙在最后一个冲刺后猛地退出关颖,几乎把身体整个重量压在她身上,下意识抓住关颖的裙摆包住自己,顾鹏飞低头抵着她的嘴唇哼了一声,终于松开闸门抽动着让自己大量喷射出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仍然被压在墙上的关颖动了动身子。等到她发现自己可以重新呼吸、思考、膝盖可以撑住自己时,她松开缠在他身上的双腿站立起来。

  顾鹏飞一只手托着她,另一只手扶着墙,“你的裙子……”

  “哦,担心裙子总比担心其他……来的简单。”

  关颖理了理乱七八糟的头发,展平皱巴巴的衣服和裙子,觉得自己刚才好像经历了一场战火暴乱,她很可能看上去就是那样,但顾鹏飞却跟平常一样潇洒自制,他的衣服甚至连个褶子都没有。

  “我最好还是出去迎接齐琦他们,说不定要帮忙呢!”关颖说完就快速走向大门离开屋子。顾鹏飞凝神倾听,关颖的脚步声在穿过走廊时加快,下楼时可以说是逃命似的狂奔了。

  该死,他做了什么?

  顾鹏飞把所有窗户打开,只希望将激情之后的味道赶紧吹散。他点起一根烟,让心绪渐渐稳定下来。他应该找个机会和关颖道歉,他该说什么?顾鹏飞头痛得发现他其实一点儿都不抱歉,如果时光倒流,他毫不犹豫还会再来一次。不,再来一次的话,至少该留点时间把保险套拿出来,这样关颖的裙子就不会被毁,那裤袜呢?在沙发上会不会更好些?

  顾鹏飞果断掐灭手里的烟,就好像要掐灭关颖在他脑子的思绪一样。他来到洗手间冲了冲脸,暗自决定还是让关颖决定他该怎么做吧。她要什么给她就是,虽然他想不出来像关颖这样的女人能跟他要什么。她会让他娶他么?顾鹏飞为自己的这个念头感到可笑和傻气。

  当关颖和其他人一起进门时,顾鹏飞注意到她的装束变了样,想是刚才在外面临时买了套衣服。齐琦也发现了,可她甚至连问都没问,只是埋怨关颖买衣服怎么没叫她。齐琦眨眨眼压低声音:“我有同事一会儿要来,可以介绍你们认识,如果看顺眼了和我说啊。”

  关颖有些心虚,假装镇定得扫了眼屋子,“用得着么,我要想找哪儿找不着啊。况且,我哪儿有耐心伺候男友。”

  “这简单,交男友的不二法门——”齐琦搂住关颖贴着她的耳朵,“只要让他知道,如果不好好对你,你随时会离开他。”

  这招儿对他会有用?关颖偷偷瞄了眼不远处的顾鹏飞。他和另外两个人在聊天,表情严肃、不苟言笑,是她熟悉的那个顾鹏飞,那个让她不由自主敬而远之的顾鹏飞。总之,一点儿不像刚才拥抱她、抚摸她、亲吻她,使她销魂的顾鹏飞。她想象不出女人怎么敢和他耍脾气闹性子,他非一巴掌拍死不可,不,最可能的还是一言不发转身走人吧。

  关颖知道自己给他的第一印象糟糕极了,她怎么也没想到孟晓朗会有这么一个古板严肃的好朋友。他很讨厌自己,说不定还觉得她轻佻和痞气十足。每次见面,他都尽量忽视她、只当她不存在,这回倒是没有忽视,不过恐怕更是坐实他心中的想法。关颖后知后觉地发现,她的行为十足像一个疯女人。原本的那点儿小得意在再次看见顾鹏飞后荡然无存,有的只是强烈的不真实,她甚至怀疑他们刚才是否真的亲密接触过。好吧,如果他对刚才的事儿还有感觉,总是会来找她的,不管怎么样,他们的办公室就在同一个大厦里。

  关颖告诫自己,这次他没一把推开她、臭骂羞辱她纯属运气。她是不能招惹这个男人的,顾鹏飞好像……像什么呢?关颖瞥眼看见电视机旁的几个玩偶,一个男人表情严肃端坐着,两手端着杯子好像面前不是茶水而是什么国家机密。对,顾鹏飞好像一杯茶,要求多多、规矩多多,不是端起来就能喝的。关颖打赌顾鹏飞一定非常喜欢喝茶。她呢?关颖在心里默默数着——果汁、饮料、啤酒、白酒、葡萄酒等等等等。是的,关颖从来不喝茶,除非顾鹏飞能把长岛冰茶算在内。

  高鸣远顺着顾鹏飞的眼神看向不远处的关颖。顾鹏飞虽然做得很无意,但这点儿小动作,哪是能瞒得住多年老友的。他笑着对顾鹏飞说:“我知道你为什么这个样子。”

  “什么样子?”

  “一副想跟全世界打架的样子。”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高鸣远呵呵轻笑,“她要是我女友,一定把她绑身边,无论白天还是黑夜,嗯,尤其是黑夜。”

  顾鹏飞脸色一紧:“这倒新鲜,你身边竟然还有位置,无论白天还是黑夜,嗯,尤其是黑夜。”

  孟晓朗装出一副吃惊样儿,“可以啊,竟然让扑克脸生气呢,什么女人?”

  俩人哈哈大笑,那种笑声令顾鹏飞咬牙切齿。

  高鸣远道:“不太认识,好像毕业没多久吧。”

  孟晓朗吹了个口哨,“刚念完书?那得来不费功夫吧,谁啊?咱也可以试试。”

  顾鹏飞只差没用眼光在两人身上烧个洞,“你俩脑子坏掉了,会认为我和你们说这些!”

  孟晓朗笑得更厉害,“哈,瞧瞧这说的。我们是哥们么?这可是第一次啊!”他看了眼一脸阴沉的顾鹏飞,“开个玩笑,我也是有女友的。记得吗?”

  顾鹏飞叹口气,“真想不通齐琦怎么会看得上你这号人,她明明能找着更好的。”

  孟晓朗点点头,“我知道,太知道了,所以才攥着不撒手啊。就是撒手,也不会让她跑到够不着的地方。高二,你说对吧?”

  高鸣远没想到最后一句说到他身上,胡静是他的心结,到现在两人还天各一方僵持着。高鸣远恨得牙齿痒痒,“欠揍呢!”

  孟晓朗咧咧嘴,“其实女友很容易搞定,让她知道,就算你对她再不好,也不会离开她就行了。”

  顾鹏飞一脸不屑,理都懒得理。高鸣远倒是点点头,“鹏飞这种敲一下响一下的人,这招儿对他应该尤其有用。”


杏吧视频

一:好是好,但却不是我的那杯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