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精东

(7)家庭聚会

  从马场回来后,我的生活很困难。那里的紧张训练留下了痕迹,我发现一些日常行为需要重新习惯。

  首先,我已经光着身子两个多星期了。穿着衣服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感觉很粗糙不自然。我坐在办公室和会议中调整着紧身的衣服,感觉很拘束,不舒服。我看得出有些他同事和下属也注意到了我,面露奇怪又不好明说。但这是没办法的事,衣服像蚊子叮咬着我。当我在衣服里扭动的时候,一些人似乎用新的兴趣看着我。

  在做母马训练的辛苦工作中,我的身体变得更瘦、更硬、更有肌肉感。我喜欢这样,也喜欢人们看我的眼神,尤其是许哥,他很欣赏我,坚持让我在家里几乎都是裸体。

  我很快又恢复了在马桶里大小便的习惯。使用稻草覆盖的地面进行这些活动的冲动也渐渐淡化了。不过,我从来没有像以前那样看待马桶,从前几乎不假思索,而最近几个星期我不得不与冲动作斗争,在开会的时候叉开脚撒尿的冲动。

  最后,我发现更容易对许哥言听计从。作为母马的教训和训练让我记忆犹新,绝对的服从更加自然。我随时准备好以顺从的姿势跪在他面前,没有哪怕一丁点的犹豫,努力保证他的每一个命令都能得到遵守。

  在我想念马场的所有事情中,我想念凯丽。我和她的关系已经深入人心,虽然我和她只说了几句话。我觉得我们注定要在一起。她是我的对手,我想再和她成为训练,工作,和性爱的伙伴。在做母马和和她一起训练之前,我从来没有真正理解过拉拉关系是怎么回事,现在我意识到,坚实的情感和身体联系把我们两个人捆绑在一起。

  回来两个星期后,许哥把我叫过来,让我跪在他面前,他坐在沙发上。我一丝不挂,因为我在屋里的时候几乎都是这样,我的奴隶项圈上拴着一条皮带。

  「亲爱的,我们被邀请去秀俊和黛安家参加明天晚上的家庭聚会。应该会相当有趣。」

  我抬起头,看着许哥:「是的主人,我记得上次一起吃饭呢。我非常喜欢秀俊和黛安。我应该准备些东西带去吗?」

  「我想一瓶加州红酒就好了。黛安会准备晚餐,她和秀俊一直在尝试一种另类的,你知道……夫妻交换的生活方式。最近她在尝试女奴调教。我想他们已经暂停了其他的交换,专注调教,因为这样做对他们夫妻感情和性爱效果更好。无论如何,这值得鼓励和帮助。秀俊单独和我谈了,希望我能对黛安的调教提供必要的指导。对了,我们可能会对你和黛安进行一些情趣活动。」

  我的胃里流露出一点寒意的痉挛,或者一种被恐惧所沾染的期待。「许哥,你会照顾我的,对吗?我是说,我相信你,但我们以前没有和他们玩过,我不确定……」我有点小心翼翼。

  「我一如既往地爱你,保护你。不过,记住你的位置。」许哥语气不怒自威。「你是我的,你是我的财产,我希望你绝对服从。我如何对待你,允许你做什么,由我决定,不容你质疑。」

  「当然,许哥。我为我的犹豫感到抱歉。」我垂下眼帘,低下头。许哥抚摸了一会儿我的乳房,然后轻轻地把我的左乳头拉出来,使它伸展和拉长,然后他用夹子夹住胀大的乳肉。我因最初的疼痛而微微喘息。他对我的右乳头重复了这个动作,我一动不动地跪在他面前的地板上,疼痛慢慢消退,变成了一种酸楚。

  他把我的脸抬起来,俯身吻我。他的吻总能给我带来愉悦,让我觉得很美妙。最近,他越来越多地只有在我被捆绑或有某种不适或痛苦时,才会对我表现出爱意或与我发生亲密关系。结果我发现自己越来越渴望痛苦。我迫切地想要得到他的认可和关注,如果需要痛苦来让他表示,那么我就渴望痛苦。

  ***********

  秀俊和黛安的家庭聚会的晚上,我做好了准备。我穿了一件透明的黑色连衣裙,到了大腿中部,一个胸罩和内裤。我的鞋子是平底鞋,很精致,又不太花哨。我对自己和我的样子感觉很好。这条裙子展示了我的身体。许哥会以和我在一起为荣,这让我非常高兴。

  我们一起开车,停车,走过小区干净的小径,许哥敲响了房间的门。黛安开了门,我立刻被吓了一跳。她什么也没穿,只穿了一件皮制的束缚带,它包裹着她的乳房、臀部和两腿之间。黛安的身材很有曲线,皮制的肩带把她与生俱来的性感表现得淋漓尽致。我盯着看了一会。我从来没有看过她的裸体,一分钟之前她在我的印象中还是上次见到她穿着长裙的模样。

  黛安脸色绯红,一直低头看着地面,她轻声细语招呼我和许哥进来,秀俊过来招呼许哥。黛安关上门,站在那里盯着地面,显然非常尴尬。她双手和胳膊抱着,姿势相当不自然,当你想遮住自己,但又意识到这是不可能的,完全的裸体不可能用两只手遮住。我对她感到一阵同情,于是扭身靠近,握住她的手,捏了捏,「你看起来很可爱,你不用在我面前感到尴尬。」我低声对她说。她抬头感激地看着我。

  「清墨,你为什么不去厨房帮黛安呢?」许哥用一种不算是建议的声音建议道。我点了点头,我们俩去厨房完成晚餐的准备。

  「嗯……我很高兴见到你。你让我感觉好多了。这对我来说还很新鲜,对秀俊唯命是从!」黛安立刻开始说话,我们到了厨房,开始把食物放进盘子里。

  「黛安,这挺好的。如果你在一个星期前看到我,你根本不会感到尴尬。一个星期前,我穿着皮马具,嘴里叼着马嚼子,尾巴从屁股里伸出来,在地上撒尿,还拉着一车劈柴。」

  「哦,请你多告诉我一些细节,你真的做了这些事吗?」黛安转过身来面对着我,用好奇的眼光看着我。我接着告诉她我作为一个真正的、工作的母马的所有细节。当我们把晚餐端上桌的时候,黛安已经失去了许多羞涩,不过当男人们来到餐桌前,我们都坐下来的时候,她又一次把目光投了下来,不再说话。

  秀俊是个极其温和的男人,40岁左右,高高瘦瘦,黑黑的。黛安是一个32岁左右的笑靥如花的女人,只比我大几岁,我一直觉得他们两个人都有一种吸引力,秀俊虽然年纪大一些,但还是很帅气,身材也很好。黛安有大乳房和漂亮的长头发,沙漏型身材和细润的双腿。吃饭的时候看到她一丝不挂的样子,我很难注意到许哥,因为我的眼睛一直在游走,查看黛安的惊人身材。

  晚饭结束后,许哥转过身来,随意地对我说:「亲爱的,我觉得在我们都衣冠楚楚的时候,黛安一直光着身子,这对她不公平。你为什么不为我们脱衣服呢?」

  在马场训练之后,裸体对我来说并不麻烦。我把裙子脱掉,然后脱掉胸罩和内裤。片刻后,我站在许哥面前,除了耳钉和奴隶项圈外,我完全赤裸。秀俊吹了声口哨表示赞赏,让我高兴得脸红心跳。我自认为自己是许哥的,为别人欣赏他所拥有的东西而感到骄傲。

  秀俊走过来,开始对我的身体进行一些详细的检查。在征得许哥的同意后,他摸到了我的肉体,沿着我的屁股滑动,分开我的臀部,检查臀部之间和下面。在他的指示下,我弯下腰,张开双腿,秀俊检查了我的阴部。由于受到关注,阴部已经湿润了。被男人这样检查感觉很尴尬,但许哥已经下令了,我服从了。

  当秀俊做完后,许哥提出了一个建议,「清墨,我不禁注意到,你已经有些被我们美丽的黛安迷住了。吃饭的时候,你几乎无法把目光从她身上移开。 我想我想看你亲吻她。」

  我的眼睛一定是在这个建议下张大的,因为两个人都对我的反应感到好笑。我转过身来,看着黛安,她的眼睛又一次投了下来,一副顺从羞涩的姿态。我走到她身边,把她的脸抬到我的面前,我个子略高,轻轻地吻着她的嘴唇,慢慢地、轻轻地,但变得更加急切和热情。我是想让她知道这没关系,我和她是一起的,如果她愿意,其实可以享受这一切。我们赤裸的乳房碰触到了,我的乳头立刻变得坚硬,我能感觉到她的叹息,微微的。

  「黛安!让清墨看看我今天送给你的礼物吧!」秀俊显得相当兴奋。

黛安脸色深沉,一会儿就离开了房间。我赤身裸体地站在那里,两个男人都坐在那里观察我,一边喝着饮料,一边谈论着我作为母马的经历在皮肤上留下的一些痕迹。当黛安回来时,她手里拿着一个相当大的假阳具,那是那种做出来的样子,更确切地说,是感觉上的真实。

  「给清墨看看怎么用,黛安。」秀俊平静地命令道。

黛安满脸通红,结结巴巴地发出轻微的抗议:「秀俊……我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做,现在,这里……」

  秀俊打断了她:「黛安。不要在我们的客人面前用不听话来为难我和你。在那里。椅子上。现在就去。」

  黛安慢慢地挪到一张大椅子上。她坐下来,向后靠了靠,把双腿张开,搭在椅子的扶手上,把自己暴露在我们所有人面前。她刮得很好,阴唇周围微微发亮,说明她已经兴奋起来了。她闭上眼睛,仿佛要阻挡周围的目光,拿起大阳具开始在大腿间的软唇间工作。她先是上下滑动假阳具,慢慢放松,在阴户间工作,然后进入她的阴道。越是深入,她就越是明显的湿润,没过多久,她就有节奏的滑进滑出,臀部的轻微动作伴随着里面的抽插。

  我们看着她,两个人坐在沙发上,我站在客厅中间。她继续着,展示着她的手淫技巧,她越来越兴奋。她的呼吸变快了,乳头变硬了,一下子弓起了背和脖子,张开的大嘴里发出轻轻的喵喵声。她又把假阳具插了几下,最后放慢速度,把阳具取出来。她睁开了眼睛,似乎意识到了自己身在何处,突然脸色一红,垂下了头。

  「很好,秀俊,你的妻子似乎做得很好!」许哥对黛安刚刚完成的表演赞叹不已。我则顺势站在一边,一边观看一边欣赏着表演。黛安从眼角飞快地看着我,好像我的出现让她最尴尬。接着,男人继续讨论着黛安的一些活动细节。

  「秀俊,我认为让黛安愉悦自己,却不给清墨机会,这是不公平的。」许哥建议道。「我觉得我们需要让她给我们同样的表演,你不觉得吗?」

  「是的,许哥,但如果你能让我提点建议的话;我们还有一点额外的用具,可能会让你感兴趣。黛安,你去拿腰带好吗?」秀俊平静的声音吩咐着黛安,黛安张了张嘴,好像要抗议一下,然后闭上嘴,低下头,然后离开了房间。

  「清墨,请你站在我们面前好吗?」秀俊吩咐道。由于许哥没有反驳他,我便挪到了房间中央,面对着他们。我早已学会了赤裸裸地站在男人面前展示,而不试图隐藏身体的任何部位。

  黛安几乎是立刻就回来了,当我看到她手中的东西时,我才意识到了什么。假阳具被放在一个带子上的吊带里。吊带相当紧绷地绑在黛安的腰上,阳具从她的腹股沟里伸出来,长长地耷拉着。

  「秀俊, 我必须说,这真是太完美了……清墨,在我们面前四肢着地,张开你的双腿!」许哥很兴奋,很快就命令我准备被操。

  「先生,我可以建议调整一下她的带子吗?我想这样会有一些帮助。」我移到黛安身边,她显然从来没有戴过这样的设备,并着手调整她臀部和大腿的带子。它们需要放在更高的位置,并使之更紧,这样黛安的臀部运动将转化为直接的假阳具插入。与黛安不同,我对这个装置有一定的经验。

  当我做完后,我听从主人的命令,跪在男人们面前,然后降低自己的身子,让自己手脚并用,双腿微微张开,让阴部充分暴露。黛安跪在我身后,小心翼翼地,一直小心翼翼地把假阳具的顶端放在我的阴唇上。我看得出来,她怕弄疼我,非常小心。我催促她,慢慢向后按压橡胶阳具,增加压力,使它能深深地插入我的身体。我微微哼了一声,黛安立刻退出了大半。

  男人们坐在沙发上,非常高兴地观察着这一切。我的乳房垂了下来,虽然没有黛安的大,但随着黛安开始有规律的抽插,我的乳房还是晃动了一下。假阳具是个好东西,用自然感觉的材料做的,有一种粗糙的感觉,让它很好的刺激着我。我随着黛安的抽插一起移动身体,享受着这种体验。我甚至很享受被两个男人观察,在这种活动中展示我的身体。

  我的呼吸来的更快了,我闭了一会儿眼睛,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抵住了我的脸和嘴唇。我睁开眼睛,看到许哥已经把裤子滑落到脚踝处,露出了他坚硬的阴茎。他正把它往我的嘴里按。我张大嘴巴,它滑进了我的嘴里,正好黛安插了进来,把我往前推。他在我的嘴里深深地滑入我的喉咙,在我准备好之前顺着我的喉咙向下滑动了一下,我咽了口唾沫。许哥推得更深,把一只手放在我的头后,把我的头往前按住他。他的阴茎更深地沉入了我的喉咙,直到它已经过了我的小舌。我继续咽着口水,眼睛流泪,胃部收缩,好像随时会呕吐。

  幸好,许哥在我真正窒息呕吐前退出了大半,黛安继续从后面抽插,许哥也以同样的节奏开始抽插。两根阳具之间的来回运动,让我有一种最淫荡、最无助的感觉,我感觉到性欲迅速攀升。我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开始只感觉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

  在这段时间里,我周期性地挣扎着不让自己呕吐和呕吐。许哥的抽插很深,有时他在我的喉咙里徘徊,引发我的吞咽反射。他总是及时抽出,但在我喘息之前,他就已经退出了。黛安已经靠在我的背上,她的乳房擦着我的下背,她得到了带子运动和插入的感觉。她的双臂环抱着我的臀部,双手和手指伸向四周,探寻着,直接刺激着我的阴蒂。整个体验让我心惊肉跳,我努力维持着,让快感把我带入高潮。

  这样抽插了几分钟,快感和喘息过后,我感觉到许哥的鸡巴变得特别硬,他的臀部向前一挺,紧紧地贴着我的脸。他的两只手用力按住我的后脑勺,我的舌头感觉到他的鸡巴突然阵痛,他把精液喷到了我的喉咙深处。不吞下去是不可能的,他已经下得太深了,粘稠的液体被倾倒在我的喉咙里,往下流。

  许哥在喉咙里的感觉让我兴奋不已,在身后黛安疯狂的手指按摩下,我大声的高潮了。我能感觉到我全身潮红,乳头变硬,当许哥从我嘴里退出来的时候,我还在高潮下浑身紧张。我的双臂在身下让开,我的头和肩膀倒在地板上,我在高潮中哼哼唧唧地喘着气。

  值得庆幸的是,当我的高潮开始消退时,黛安退出了。我让我的臀部滑落到地板上,我筋疲力尽地平躺在地毯上,气喘吁吁。这是一次奇妙的经历,更奇妙的是我被黛安插入,一个我一直喜爱的美丽女人,同时也被我的主人。

  当我恢复过来的时候,我看到两个人都脱掉了裤子。我想秀俊是被我的双重插入刺激到了,所以脱掉了他的,以便抚摸他的鸡巴。许哥来操我的嘴时,当然也脱掉了他的。秀俊的鸡巴硬生生的竖立起来。

  男人们正在对黛安进行动作,把她绑起来。许哥正在向秀俊展示如何将绳索绑在脚踝上的双倍和四倍,以使其尽可能地安全,而不切割皮肤或切断血液循环。我起身跪在地上,观察着他们如何固定黛安的脚踝。她顺从地趴在地毯上。一旦她的脚踝被绑住,他们就把她的手臂拉到背后,用几圈绳子把它们固定在一起。然后,这根绳子被拉到她的肩膀上,迫使她的胳膊和手抬到背上较高的位置,远离她漂亮圆润的屁股。

  「捆绑可以成为控制女奴的有力限制工具。晚上把她的腿或脚绑在床柱上是严格控制空间的另一个方式。」许哥说道。「当不使用奴隶时,将她置于一种等待的状态。可能是她绑在你的脚下或角落里,直到被召唤。利用这个过程,她的身体始终处于主动控制状态。此外,这些方法还可以利用这个来进行训练或惩罚。」

  许哥一边指导秀俊学习基本的绳索技术,一边把黛安带进紧缚的网里。唯一剩下的部分是弯曲双腿,将脚踝固定在黛安的头上,这是用双倍长度的绳子穿过她的脚踝系带,然后在她的脖子上打圈。我为许哥感到骄傲,因为他说明了如何将绳子牢牢地绑在黛安的脖子上,但又不构成窒息的直接威胁。我曾多次和他一起做这个姿势,只要你不用力拉,不试图解开,就可以忍受,呼吸也没有问题。

  许哥接着说:「自由时间是授予她的一项特权。在训练初期,应该允许奴隶有很少的自由时间,应该让她忙于服侍主人。奴隶可以 」停放「,同时等待新的命令。」

  秀俊频频点头,把整个索具拉得很紧,黛安的背部弯曲时,有些哼哼唧唧。这对她来说很新鲜,我看得出来。她还没有索具的丰富经历,我知道她可能会有半惊恐的感觉。她的头被抬起来,以减轻她脖子上的压力,她保持非常安静,以防止任何进一步的疼痛。

  男人们欣赏了几分钟他们的手艺,黛安只是呆在原地,不能动,否则会引起不适。我看得出她很羞辱,但也被她的新情况激起了兴趣。我很想过去亲吻她,抚摸她的头发,让她感觉放松,但这是不可以的,为了不让许哥以后惩罚我,我没有这么做。

  最后,秀俊跪在黛安面前,顺势将他的阴茎插入她的嘴里。她顺从地把他吸了进去,我和许哥看着他在我们面前口交他的妻子,就像许哥刚刚对我做的那样。黛安显然是在痛苦、顺从、接受和兴奋的组合中,她把秀俊带到了高潮,非常快。他射在她的脸上,在她的额头、眼睛和脸颊上喷出白色的、粘稠的液体。

  当它结束时,秀俊长出了口气,说他是多么享受这个夜晚。两人起身,穿好衣服,到另一个房间去准备饮料。黛安仍旧穿着她的绳子,脸上的精液快干了,而我仍旧跪在原地。

  黛安痛苦了大约半个小时。紧缚可以开始不舒服,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可以变得痛苦。黛安已经开始呜咽,并试着对我低语。

  「他要这样离开我多久?好痛啊!」

  「我不知道,黛安,但这不是我们的角色,不应该质疑。别担心,你已经习惯了,会好起来的。你越是忍耐,你过后就越是充足。相信我吧。」在我们等待的过程中,我试着用耳语鼓励她。

  男人们终于回来了。黛安的绳子被解开了,不过她的手腕和脚踝还被绑着。她脸上的轻松是显而易见的。秀俊弯下腰,亲吻她的脸,告诉他,他为她今晚的进步感到骄傲。他说得很好,我看到她突然获得了骄傲的表情。现在她脸上已经被他的干精液弄得结痂了。她笑了笑,放松下来,幸福地躺在地上。

  「清墨,该走了。穿上你的衣服吧。」许哥有些意兴阑珊了,这让他对我的命令更加直白。我很快就穿上了衣服,把内裤和胸罩都脱掉了。「这才是我的小奴隶。我们回家吧。」

  秀俊和许哥在门口握手,我看到黛安还被绑在地板上,远远地跟在他身后,我们离开了。我们回到自己的住处。进去后,我立刻脱掉了衣服,这是许哥的规矩。

  「那么,清墨。你觉得我们可爱的黛安怎么样?她会不会像你一样变成一个训练有素的女奴呢?」许哥问道。

  我低下头说:「谢谢您,主人,您认可我作为您的奴隶的才能。我希望黛安能让秀俊感到满意和骄傲。」

  「你很会说话,嗯,现在上楼去,跪在床边,在那里等我。」

  我照着吩咐做了,准备以任何方式服务我的主人。


泡芙视频

(7)家庭聚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