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少妇的陷落(1)

  “太太,我送你回去吧!”

  1994年4月6日,在新宿这样的繁华街道上。

  市田绫子在深夜的马路上独行,一辆豪华轿车缓缓地靠近她的身边。

  “怎么样?让我送您回去吧!”

  当然,此时的绫子,还是对车内的这位素昧平生的男人产生了戒心的。

  可是,对方却流露出亲切的笑容。“怎么样?不要客气嘛!”

  面对着这么温柔又亲切的笑容,她不禁自责太多疑了。

  “又不是要经过偏僻的道路,回家的路途,都是一些繁荣的街道,大可以放心的嘛”绫子瞬间就这样告诉自己。

  “谢谢,那就……”就这样,绫子上了车。

  车子行进了一段路的时候——“哦!你这个家伙,让我等这么久啊——咦!

  这位太太是——?“这么说着,又上来一个年龄与绫子不相上下的女人。

  “咦!怎么不是一个人?……”此时,市田绫子再度觉得不安。

  可是,车子已经开动,她始终没有提起勇气说出:“让我下车。”

  加了速的车子,却飞一般地朝杳无人烟的郊外奔驰。

  “请让我下车……”发觉车子是开往市外的绫子,正欲要求开车的男子停下来让她下车时,坐在绫子后面的的女人在她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把一片散发着浓浓的刺鼻药味儿东西捂在了绫子的面部上,绫子还没有来得及挣扎就失去了知觉。

  待绫子醒来,她的双手已被捆在背后,躺在榻榻米的地板上。

  壁龛里挂着一副江户时代的春宫图。被夸大的男性生殖器扎在女人长满黑虎隆冬的阴毛的下身里。让人产生想性交的冲动。周围没有一丝动静,听不到街上的噪音。绫子用神经测探着自己的身体。她想自己一定被那家伙凌辱了。她挣扎着摆动起身体来看看自己下身有没有什么异常的感觉。还好,没有被奸污的迹象。

  三角短裤还穿在身上,股胯间没有污辱紊乱。脚脖子也被捆上了。手脚都捆得很紧,无法解开。绫子咬牙挺着。只有嘴是自由的,但她没打算呼喊。喊了也不会有人来救她。死寂寂的静寂说明了这一点。如果喊声能传到外面的话,他们一定会堵住她的嘴。头部的钝痛就像是晕船的感觉。她明白这可能是被他们灌了什么药物。绫子瞪大眼睛看着头顶的电灯。不知道现在是几点。她隐约记得自己是不到夜里10点的时候被骗上车的。听不到周围一点动静,大概已经过了深夜12点了吧——他们会不会杀我?恐惧猛地占据了绫子的心头。她不知道自己是落入了什么人的手里。但她却能够估计到自己已经被劫持了。这时,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进来的正是那个开车的男人。此时他的脸上肌肉就像被削过似的,棱角清晰。他默默地站到了绫子身旁。绫子也无声地抬头看着他。那人阴沉的目光由绫子的脸上移到了她的裙子下边。绫子身上掠过一阵冷颤。她知道自己的大腿露在外面,那人的目光就死死盯住了她的大腿。

  绫子身上的绳子被解开了。那人在她对面坐了下来。“讲讲吧?”男人终于开口说话了。“讲什么呢?”绫子的声音在发抖。

  “你叫什么名字?”男人的口气十分稳重。

  “你就不要难为我了。请放我回家吧!”

  “不会让你走的。”男人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

  “要杀我吗你们?”

  “大概会的吧。不过,这可要看你自己了。也许不杀你还会放你回去。”男人抽出了一支香烟。

  “我叫市田绫子,我丈夫叫市田贤一。我丈夫是个新闻记者,不过他从来不惹事生非的。昨天我丈夫去九州出差了,我就到一个朋友家里玩到傍晚才回家,就在回家的路上……我……我说的全是真的,求求你们不要伤害我”绫子恳求了。

  “是吗?太太!可太太竟然贪玩得现在也没有回去啊,呵呵。”

  “是哦,现在我男人肯定急死了,你就……”

  “不要说这些话!”

  “我不会向警察报告的,你们饶了我吧,放我走。”

  “现在你已经成了我的女人了!”

  “……”

  “你就好好想想吧。从你坐进我的车那个时候起你就属于我了。不识相就脱光你给你用刑。你千万不要逼着我那么做。”男人说话时脸色没有变。

  “真的不能放我回去吗?”绫子用充满绝望的眼神乞求着面前的男人。

  “是啊!”男人吐了个烟圈儿并把烟蒂扔在地上,悠悠地说。

  “……”

  “把你的上衣脱下来!”那人的声音略微有些变化。

  绫子默默地看了一会儿面前的男人。她明白只有服从对方为上策。他已经清楚地告诉她如果不识相会杀掉她。看得出来这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破坏他的兴致无异于以卵击石。上半身的衣服被绫子自动脱了下来,露出了洁白的肌肤。

  “噢,好漂亮的乳房!”

  绫子闭上了眼帘。对自己的身体绫子是绝对自信的,因为她刚届30,肌体丰腴,风姿绰约。

  “不要急着找死!”那人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绫子直挺的乳房。

  “是。”绫子依然紧闭双眸点了点头。

  “我全部都听你的。我的身体也奉献给你。只是求你不要杀我。”

  “好吧。我现在已经开始考虑你的表现了,你就把你们夫妻两口子是怎么在床上交配的,详细给我说一下!”

  “是。我都告诉你。”绫子已经完全被面前的这个男人或她现在的处境震慑住了。

  “你们夫妻一般都用哪些姿势性交啊?”男人问。

  “有时我丈夫用两手把我的双腿握住、张得大大地肏我的屄,有时把我的双腿架到肩上肏我,有时整个人压在我身上手压手、腿压腿地肏,有时把我的一条腿举得高高的从侧面肏,有时在板凳上坐着肏,有时在卫生间里站着肏,反正是不停地变化着肏,每次都有不同的花样,一次中还得用几种花样,我们两口子都觉得这样过性生活才新鲜、才有趣、才快活。”绫子用一种声音不大,却可以让对面的男人能够听见的语音说着。

  “噢,看来你与你丈夫性交的姿势有许多花样嘛,远不是那种骑上去就肏,两分钟就完的事儿呀。”

  “二、三分钟?时间太短了,还没爽出味儿呢。……其实性交的花样还不止这么多,我老公对男欢女爱这样的事情注重得很,对夫妻之间的性生活也很上心,时不时地还会琢磨着玩出些新花样。……有些花样儿简直难以启齿。……今天,我既然已经落到了这样的地步,索性都说出来吧,否则我都还怕在人前抬不起头而不敢说呢。”

  “绫子,哪你现在就快一丝不苟地告诉我吧,我会因此考虑是不是应该不杀你的。”

  “……我说了,你可就要放我啊,否则我就太冤屈了。我才刚刚30岁呀…

  …我丈夫在床上淫得很,我常叫他流氓,而他却说他只对我耍流氓。他除了交欢时爱用些不同的姿势外,还会耍些别的花样,每次出差总给我带些性感的内衣裤回来。这些衣服太淫相了,我都不敢穿出来,总是临睡前才敢换上,一会儿又让丈夫给脱了。我总说这些花俏的东西不值。可我丈夫偏说值,他说:男人买漂亮内衣就是为了让老婆来穿的,而女人穿漂亮内衣就是为了让老公去脱的。有一次我丈夫送了我件礼物,包装得很精致,我拆开一看,吃了一惊,你想是什么?

  原来是一条又粗又大的假阴茎儿,电动的,假阴茎旁边还有一只伸着舌头的小狗狗。

  老公见我呆住了,过来一按电门,整个假阴茎就活了,龟头会扭,中间那段带着小颗粒,还会旋转,小狗狗的舌头高速抖动,再一按电门,一股温水从龟头上的马眼里射了出来,还射得很远呢,一直射到了对面的墙上。我羞得一把把假阴茎扔回给了丈夫。当天晚上,我们就试了那个假阴茎,开始我不肯。可丈夫说夫妻间怎么玩都不过分,我也就认了。我丈夫象平常一样玩了我的奶子后,分开阴唇,慢慢地把假阴茎塞入我的屄里,塞进去后小狗狗的舌头刚好抵住我的屄心。

  丈夫一按电门,我就知道了,敢情比挨丈夫的真东西肏还舒服,扭动的龟头不停地扒拉我的子宫,中间有小颗粒的地方哧拉拉地转,磨得我的阴道热辣辣、酸叽叽的,特别是小狗狗那颤动的舌头舔得我屄心乱颤,只一会儿,我就达到高潮死过去了。

  那天晚上我死了五次,累得我第二天上班直打瞌睡。打那以后,我丈夫时不时地弄些玩具回来,什么跳蛋啊滚珠啊的,都很好使。他还买过一副铐子,有手铐和脚铐,把我的手脚分铐在四条床腿上,再垫上屁股垫,死命地肏我,跟强奸似的,肏得我死去活来,连连讨饶。有时丈夫还把黄瓜啊酒瓶什么的塞进我的屄里玩,或者用鸭嘴巴(医院妇产科用的窥阴器)把我的屄张得大大的,再把手电伸进去照着玩。对了,我家还有个能绑在身上的假阴茎,我丈夫常常把它绑在身上,就象长了两个屌儿,他让我躺好,把一个阴茎肏进我的屄里,另一个肏进屁眼里,说实话,我闭着眼,觉着就像是两个男人一起在肏我。有时老公心血来潮要肏我的嘴巴,他先用假阴茎肏我的屄,让我死几次,然后就老实不客气地骑到我头上,或者舒服地在床上,叫我用嘴去套弄他的屌儿,弄啊弄的,他的精水就射出来了,有时对着屄门射,有时对着奶子射,有时干脆就射在我嘴里。开始我不让他射在嘴里,当觉着他的屌儿变得又粗又硬,估摸着快要射了时就想把屌儿吐出来,他不干了,双手紧扯着我的头发,把我的头狠命地按在他的屌儿上拼命抽动,一股股的精水就全部射进我的嘴里,还不让吐,非得让咽下去不可,我也就顺着他了。“

  “……绫子,你们夫妻之间这么和谐,你丈夫一定很爱你喽?”

  “不瞒你说,我们可真是一对恩爱夫妻呢。……所以求求你一定不要杀我啊!”

  绫子的乞求又带出哭腔儿。

  绫子讲话时一直闭着眼睛。那人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绫子的乳房。随着绫子讲话时的气息,乳房不时微微的晃动。绫子的上身太美了。洁白细嫩的皮肤宛若凝脂,放出近乎透明的光泽。一缕秀发顺着前额斜斜地垂下,恰到好处地描衬了她那娇美的脸庞。眼梢儿略略有点斜吊,倒也浮荡着女人特有的妩媚。只是嘴唇干裂,脸上毫无血色。


黑道总裁

第一章 少妇的陷落(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