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艳女蒙难

  一个闷热难挨的夜晚,国军35军军部后院耳房里,两个赤膊大汉正在用皮鞭抽打一个被绑在柱子上的裸体女人。

  被鞭打的女人很年轻,看上去不过20岁。

  姑娘的长发被分开,系在柱子后面,纤细的腰枝和丰满挺拔的乳房形成强烈反差,圆滚滚的乳房和平坦的肚子布满了紫红色的鞭痕。

  耳房门口站着一个身穿中尉上衣和制服短裙的女军官,由于天太热,女官军衣上两个钮扣松开着,露出里面的红色胸衣。

  她是吴军长的中尉秘书。

  她叫刘琼,天生丽质,光彩照人,她性格放荡不羁,衣着妖艳性感,军中上上下下无不垂涎。只因吴军长撑腰,才无人敢冒犯。

  “行了,行了,我们要的是口供,不是死尸。”刘琼说。

  两个大汉又用力抽了几下,才罢手。

  女犯的确已经很衰弱,已不再叫喊。

  刘琼不时向外张望,现出焦虑不安的神态。

  就在这时,“啊!”一个打手惊讶地叫了起来,一把匕首飞过来刺中他的心脏。

  一个英姿飒爽的女侠站在门口。

  她上身穿低胸露乳,下面露肚皮的短胸衣,下身着低胯超短裙,一双没膝高统靴,手持双枪。

  另一个打手冲了过来,身旁的刘琼用手枪把砸在他的头上。

  “皇后,你来啦!”

  “快!”

  她们解开被绑在柱子上的姑娘,刘琼脱下军装给她穿上,背起来就走。

  刚出门听到一阵脚步声,刘琼背着姑娘转身向后门跑。

  “快,后门有辆车。”

  七、八个人追了上来,皇后手持双枪向敌人射击。

  敌人越来越多,从四面八方包抄过来。

  “你们先走,我掩护。”

  刘琼发动了汽车。

  这时,皇后已被敌人团团围住。她子弹打光了,勇敢的和敌人肉搏。她打倒了3个敌人,又围过来4个敌人。终于,她筋疲力尽,被打手们擒住。其他打手猛击她的肚子,直到她昏死过去。

  昏死过去的皇后被两个打手拖进大堂。

  匪首叫花大,一身硬功夫,心狠手辣。听说皇后会缩骨法,哈哈大笑起来,拿出一个竹筒,一运气把左臂插入,一直到肩,众匪喝彩。

  花大命手下用粗铁条穿过皇后的锁骨和脚踝,这是专门对付会软功的捆锁方法。

  一个匪徒用铁条穿过皇后的左边锁骨,然后把铁条弯到柱子后面,绕过来,再穿透皇后右边锁骨。脱去她的长统靴,又用一根细铁丝同时穿过皇后的两个脚后根,把两根脚跟腱缠在一起,这样她一动也不能动,即使有天大本领也无法逃脱。

  匪徒门撕碎皇后的胸衣和短裙,使她一丝不挂的固定在柱子上。

  匪徒们开始轮番用皮鞭抽打皇后的那对硕大的乳房。皮鞭“啪啪”地响着,皇后那硕大饱满的乳房,顿时隆起一条条血痕。三个人轮过去,她美丽的巨乳变成了开花了的馒头,皮和肉向外翻卷,鲜血横飞。

  穿锁骨的刑罚使她不能躲、不能动,只能挺着硕大丰满的乳房,任他们蹂躏摧残。

  夜深了,几个匪徒轮流打了一天,都累得瘫倒在地上,响起了酣声,只有皇后还在痛苦地挣扎。

  她圆鼓鼓的巨乳被打得血肉模糊,她痛得几次昏死过去,全身重量吊在锁骨上,使她又痛得苏醒过来。

  忽然,她听到有轻微的脚步声,睁眼看去,只见一个年轻美貌的傣族姑娘,蹑手蹑脚从黑暗中走来。

  “我来救你。”姑娘轻声说。

  她用力扭动皇后锁骨上的铁条,可是铁条太粗,拧得太紧,她急得快要哭出来了。她知道只要有一个匪徒醒了,她们俩就全完了。

  “别急,你先解开我手上的绳子。”

  姑娘猛醒,找来一把刀,割断了捆绑皇后双手的绳子。皇后运足气,忍着痛拧开锁骨上的铁条。

  “来人呐,犯人要跑!”

  突然一声喊叫,惊破夜空。

  匪徒们纷份爬起来,皇后双脚还被铁丝缠着,只好双脚一跳,跳到那个喊叫的匪徒面前,手起刀落,匪徒一命呜呼。

  这时一大群匪徒扑过来,皇后双脚被缚,站立不稳,摔倒在地。众匪徒一阵拳脚,皇后昏死过去。

  花大吩咐几个匪徒把皇后抬到一个大木案上,用铁箍扣住她的脖颈、腰和手脚,使她呈大字形被钉死在木板上,再一桶水把她泼醒。她拼命扭动身子,但动不了。

  “带野猫!”

  随着花大充满杀气的一吼,刚才救皇后的傣族姑娘被架了进来。

  野猫身材娇小,性情柔弱,一进来就吓呆了。她知道女人一旦被钉死在这块木案上,就必死无疑,而且将会被各种残酷刑罚活活整死。

  开膛破肚、刺阴割乳、阴道点灯、活剥人皮、挖心取胆、烙烫肚皮、披麻挂彩、千刀万剐、大卸八块,都是在这块木案上施刑的。

  可怜皇后那美丽清秀的面容、苗条婀娜的身段、硕大丰腴的巨乳就要被这些野兽毁掉了。

  “怎么样啊?小野猫!”

  花大面目狰狞:“开膛破腹你已经见过。今天让你再开开眼。见识见识恶鼠吃人。”

  花大见野猫不懂,解释道:“我养了一只专吃你们女人的老鼠,现在已经饿了两天,正是穷凶极恶的时候。一会儿你就能看到恶鼠钻进她的肚子,吞食她的肠胃。”

  这时一个匪徒拿来一个大笼子,里面有一只饿得精瘦、面目狰狞的恶鼠。它体大、嘴长,闻到血腥味急得上窜下跳,发出令人恐怖的“吱吱”叫声。

  躺在木案上的皇后,浑身一阵颤抖,二目圆睁,破口大骂花大:“野兽、畜生,要下地狱,遭油煎、天打五雷轰……”

  花大火冒三丈,看了一眼吓得没了魂的野猫,和喘着粗气毫不屈服的皇后,恶狠狠的说了声:“动手!”

  几个打手扑上来,用铁钩子钩住皇后的阴唇,用力向两边拉,使她的阴户呈最大口径。另一个匪徒把一个喇叭样的东西,使劲往她阴道里塞,痛得皇后发出绝望的惨叫,一个直径10厘米的喇叭口竟被硬塞了进去。

  阴唇四周绽开四条裂缝,接着,鼠笼的门打开了,恶鼠一下子窜进去,大吃大嚼起来。

  待它完全钻进去以后,打手们拔出了沾满鲜血的喇叭,迅速用缝衣针将皇后的大阴唇缝合,使恶鼠再也不能退出来。恶鼠急躁地在皇后的阴道里、子宫里、腹腔里拼命撕咬吞食。

  皇后痛得声撕力竭的哭喊惨叫,拼命扭动挣扎,手脚被铁箍扣住的地方勒出了血印,赤裸的身体在木案上痉挛,小肚子的肉一跳一跳的,鲜血从阴道缝合的缝隙喷出。

  一个小时后,皇后的尖叫声变成沙哑绝望的嘶鸣。

  渐渐地声音消失了,再也无力挣扎,痛苦永远停留在她美丽的脸上,硕大丰满的巨乳也不再颤动,又过了一会儿,恶鼠从皇后小肚子上咬开一个洞,浑身血淋淋地钻出来。

  野猫早被这惨绝人寰的酷刑吓的昏死过去。


黑道总裁

第一章:艳女蒙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